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俞天任: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一)

写在前面:东边有个太阳


  日本人把自己的国家称为“日出之国”,而人们在表述有关日本的题目时,也很喜欢用“太阳”这个词。上世纪80年代,各种媒体在谈到日本时曾经再三使用“东边的太阳”、“升起的太阳”这些词;而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以后,“西沉的太阳”又成了描述日本时被使用最多的字眼。像自然界的太阳不断地升起和沉没一样,日本的位置好像也在升起和沉没之间不断地换来换去。


日本在近代世界史上的第一次崛起是在军事上的崛起,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太阳也就沉了下去;接着日本又再次崛起,这次是在经济上。这次的崛起在规模上甚至超过了第一次崛起,日本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而且当时的第一经济大国还在走下坡路。上世纪80年代,当美国里根政权身受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这一对“双胞胎赤字”之苦,陷于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并存的所谓滞胀困境的时候,挺身而出为这位自由世界盟主两肋插刀的是当时处于经济最顶峰的日本。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曾经提出这样的号召:“每个日本人买100美元的美国产品”,来拯救美国经济。


  当时的日本真是如日中天,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上的洛克菲勒中心被三菱地所买下,著名的哥伦比亚电影公司也成了索尼公司的囊中之物,有人形容说:“从洛杉矶的地平线看过去,全是日本企业的资产。”


  但是进入了90年代以后,经济泡沫破灭,日本经济进入了一条长达十数年的黑暗隧道。土地和金融投机所引起的银行坏账使日本经济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荣光。直到小泉纯一郎内阁实行的强制性改革解决了银行坏账问题和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为过剩的日本生产能力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日本经济才缓过气来,开始了新一轮的增长周期。


  好景不长,2008年9月,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破产所引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又给刚刚看到一线光明的日本经济一个沉重的打击,日本最大的出口国——美国变得无法容纳日本的产品,这样人们在现在的日本所看到的是一幅惨不忍睹的景象,日本立国的支柱——制造业出现大幅度衰退,工业开工严重不足,连日本制造业的象征——丰田汽车去年都出现了巨额赤字,各种传媒上充斥着悲观的论调,大家根本就找不到走出这条看不到前景的黑暗隧道的出路,日本经济列岛似乎真的要沉没了。


  而且,日本这次面临的问题,还不像泡沫经济破灭时的那样:实体经济并没有出问题,仅仅是金融上的困厄,只要解决了金融上的困厄,就能找到出路。相反,这次日本的金融机关本身受到的直接打击并不大,出问题的是日本的实体经济。


  日本的成功,是“制造业立国”努力的成功,战后的日本人在造船、金属材料、汽车、微电子、化工、工作机械等几乎是现代制造业的所有部门都获得了成功,使全世界都承认了“Made in Japan”(日本制造)这几个似乎有着魔力的文字,日本人也很自豪地认为日本人是最有生产性的民族,只要他们愿意,就肯定能生产出质量一流的产品来征服世界,上个世纪后半叶日本人最喜欢的一句英语就是“Japan is Number One”(日本第一)。


  日本战后的崛起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日本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没有发生过其他地方经济增长时所肯定会发生的贫富悬殊等社会问题,日本人基本上均匀地享受到了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好处。相比起其他国家,日本社会享有安定、安全的美誉,“一亿总中流”成了日本人最自豪的地方。东南亚国家所羡慕的不仅仅是日本的制造能力和经济规模,连社会形态都是学习的对象,这点从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和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上世纪末一系列的言论中就可以看得相当清楚。


  但是近年来经济的不景气使日本社会也开始变得不安定起来,失业率上升,贫富悬殊增大,使得有人担心这是日本社会将要出现一系列崩溃的前兆。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日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全世界,特别是现在作为全世界制造业中心的东亚各国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其实,在寻找太阳为什么会西斜,太阳还会不会再次升起这些问题的答案之前,我们还是先回顾一下太阳是怎么升起的,这可能会更加有助于解答问题。


 第1章   从“东洋货”到“日本货”
 

有种误解,即认为在上世纪中国打开了国门以后,欧美日本的产品才开始进入中国的。其实,中国一直在进口欧美日本的产品,只不过在改革开放之前进口的主要是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很少,因为当时的中国还没有余力顾得上生活。比如说日本车,大概不少人会想到最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一出首都机场就能看到的那块巨大的广告牌:“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事实上,最早进入中国的不是丰田小汽车,而是“日野”大卡车,当时的铁路、水电建设工地上经常能看到“日野”的身影。
 

改革开放之后,大量的洋货涌进了中国市场,其中日本货占了很大比重,最早的可能是上世纪70年代末伴随着邓丽君的“靡靡之音”铺天盖地地席卷了中国的“五交化商场”的“四喇叭收录机”,从“四喇叭”开始一直到后来的录像机、冰箱、洗衣机、彩电和汽车,随之而来的是“索尼”、“乐声(松下)”、“声宝(夏普)”、“丰田”、“尼桑”等品牌名字,给了中国人一个崭新的“日本货”的形象。
 

日本产品的特色并不仅仅是造型精巧、功能齐备和良好的售后服务。日本产品最优秀的是其质量,日本产汽车和家电的质量人所共知,日本产的其他不那么广为人知的产品,像钢材、塑料原料等也是一样地享有盛誉。
 

其实日本货原来在中国并没有什么“誉满全球”的形象。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中国的老百姓是抱着很怀疑的态度看这些“东洋货”的。中国人对“东洋货”并不陌生,东洋货和国货的市场竞争甚至可以回溯到19世纪末期的甲午战争之前。在老一辈中国人的语言中,“东洋货”绝不是一个和现在的“日本货”同等的名词,不仅不是,而且还是“价廉质次”的代名词:东洋花布虽然颜色鲜艳,花样繁多,可是很轻很薄,既不御寒,也不耐用,多洗几次就破了;东洋伞则肯定扛不住稍微大点的风雨的。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日本军阀的军靴和刺刀,东洋货在中国大陆是竞争不过国货的。但是,“东洋货”是在什么时候成了“日本货”,又是如何成了高价优质的代名词的呢?
 

日本人开始搞近代工业的时间和中国差不多,如果把曾国藩1861年开办的安庆内军械所当做第一所中国近代工厂,把1865年李鸿章开办的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当做中国近代工业的开端的话,日本人可能还晚了几年,直到1870年,明治政府才设立工部省,制定了“殖产兴业”、“富国强兵”政策,开始建设近代工业的。
 

可是1895年甲午战争的结果,说明了在中日几乎同时开始的工业化革命上,中国失败了。甲午战争之后2.3亿两白银的战争赔偿给中国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却给日本带去了振兴工业的强心针。明治政府殖产兴业的最辉煌成就就是现在日本最大的钢铁企业——新日本制铁,其前身八幡制铁所就是使用甲午战争的赔款建造起来的。
 

日本工业的成功建立在中国工业化失败之上,然而成功了的日本工业当年除了军工生产之外心无旁骛,只有零式飞机和大和战列舰才是他们的最爱,而民用产品是等而下之的东西,再加上当时能力不足的日本工业连军用都不能满足,本来就没有余力顾及民用,所以日本人只能在制造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的同时捎带着生产点洗洗就烂的花布和用用就散的阳伞,再依靠军部的刺刀和大炮把这些东西强行卖到朝鲜和中国,有可能的话再指望一下东南亚那些当年还是美英法列强殖民地的市场。从日本准备甲午战争开始,其经济就仅仅为战争而存在,国家预算的40%左右是军费开支,民用产品排不上。日本人当时也没有什么“公正的国际贸易”这个概念,只要有刺刀和大炮作为后盾,被他们占领了的土地上的人就只能接受他们的产品而没有其他选择,这也是一种垄断,一种用刺刀和大炮作为保证的垄断,只有在美国人彻底摧毁他们的零式飞机和大和战列舰以后,日本人才失去了这个垄断地位而不得不把态度端正过来,认真开始了民用产品制造,从而真正开始了“制造业的日本”这个神话。
 

第2章   “Made in Japan”的背后
 

日本有一个名词叫做“重大粗厚工业”,这是从产品或者生产这些产品的机械设备的重量、体积、口径和厚度等方面来划分的一种产业分类方式,这些“重大粗厚”基本上指的就是在很长时间内作为日本产业代表的三菱重工、川崎重工、石川岛播磨重工、八幡制铁等重工业企业和石油化工企业以及电力、煤气等能源企业,从日本开始工业革命以后一直到战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种“重大粗厚工业”一直统治着日本产业界。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以丰田汽车公司、索尼公司为代表的日本汽车和电子企业开始进入美国市场并走向世界,70年代这些新兴的企业成为了世界性规模的大企业以后,“轻小细薄”的企业才成为了日本的代表性企业,从而真正开始了战后历史上日本制造业的黄金时代。实际上,全世界是通过丰田汽车、本田摩托、松下彩电和索尼的Walkman才知道了“Made in Japan”(日本制造)的,也正是通过支持生产这些产品的企业才真正知道了日本的制造业的。
 

现在在讨论日本制造业成就的时候,人们很自然地把目光集中到丰田、本田、索尼、松下这些有名的代表日本制造的大企业身上。一些业内人士或许还会注意到支持着这些企业的日本金属材料、塑料材料和工作机械产业。但总体来看,人们对于支持着这些大企业的大量日本中小企业却没有给予充分注意,其实这些中小企业的存在才是那些日本大企业能够存在和发展的真正基础,也使日本社会在战后经济成长时期避免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在类似发展时期所出现的两极分化、失业率上升、社会动荡不安等问题,才有了社会平稳、经济增长的局面。研究日本的中小企业,不仅能够找出日本制造业发展壮大的原因,而且能够看出日本近年来衰落的原因,因为这十几年中日本经济的徘徊不前和社会逐渐趋于不安,实际上是由于中小企业没有了过去那样的活力这个原因。
 

据统计,现在日本全国有450万个中小企业,占日本企业总数的99.1%,雇佣的劳动人口占全部雇佣数的70%。日本“中小企业”的定义很广,根据《中小企业基本法》的规定,制造业、建筑业、运输业和IT产业的中小企业是指资本金3亿日元以下,雇佣人员300人以下的企业;批发业中是指资本金1亿日元以下,人员100人以下的企业;服务业中则是资本金5 000万日元以下,人员100人以下的企业;零售业中则是指资本金5 000万日元以下,人员50人以下的企业。
 

这种定义各国大同小异,最主要的区别是雇佣人数。欧盟内部一般是指250人以下,也有几个国家的上限是200人的。美国则分类更细,500人以下都算中小企业,其中50人以下算“小企业”(small firms),10人以下算“微型企业”(micro-enterprise)。资产的计算上,欧盟更重视年产值。但不管计算口径如何,美国、欧洲和日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中小企业数目占到了企业全部的99%以上,从全球角度来看,整个中小企业的产值要占到GDP的一半左右,这是一个绝不可小视的部分。
 

传统的资本主义经济是一种大规模生产的经济方式,生产规模越大、集约性越高,效率才能越高,大量效率低下的中小企业的存在实际上是违反资本主义经济理念的,然而世界各国都有大量的中小企业存在。尤其是意大利,据说意大利法律规定13人以上的企业必须成立工会,为了不让讨厌的工会指手画脚,所以意大利13人以下的微型企业出奇的多,高居欧洲之首。

 

美国在1980年代末期开始提倡“small bbusiness”概念,转向重视中小企业。当时美国的经济在巨幅下滑,美国国内除了惠普公司以外,其他公司的业绩都普遍下降。但日本经济依然在上升,所谓亚洲四小龙的经济也在快速增长。对比美国企业和亚洲企业,特别是四小龙企业的业绩,美国的管理学家得出结论,认为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相对小型的企业对急剧变化的环境更容易适应。由于四小龙的企业规模普遍比美国的大集团更小,他们对于转变的适应来得更快;另一方面,由于惠普公司将整家公司划分成细小的“organization”(组织,机构),并容许“organization”的领导人有更大的自主权,从而在大公司里形成了某种“中小企业”,这就使得公司更容易适应外来环境的转变。



0

下一篇:龍昇:猫姐姐

上一篇:俞天任: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二)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