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俞天任: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三)

第6章 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

日本投降以后,无论是美国国务院还是麦克阿瑟都没有把振兴日本经济当做一回事,二战中美国人的惨重牺牲使得美国人根本就没有准备放任日本再次成为工业强国的打算。但由于中共取得大陆政权和朝鲜战争的爆发使得美国人修改了对日政策。

首先,美国人反对所谓“过度赔偿”,理由是:纳粹德国出现的根源之一就是一战之后的《凡尔赛和约》要求德国进行赔偿的数目太大从而使得德国人太艰苦,反过来促成了复仇主义情绪的蔓延。所以,对日赔偿不能重蹈《凡尔赛和约》的覆辙,必须让日本人维持合理的生产力。这样,日本所剩下的工业生产能力就全部保留了下来。

这些保留下来的生产能力在朝鲜战争时开始全速运转,为恢复日本经济作出了无法估量的贡献。

战前,日本虽然没有什么有名的民用产品,但重工业和化学工业则已经具备相当水平,只是因为疯狂扩军备战才使得日本没有发达的民用工业。朝鲜战争开始后,美军的火器、运输工具的维修和军用品的订货,为正找不到活路的日本重工业和化学工业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光开战的头6个月,美国向日本仅订购卡车一项就达到了1 300万美元。

这种订货被称为“战争特需”,包括弹药、铁丝网、卡车、轮胎、通讯设备、煤炭、纤维产品和维修服务,等等,这种特需把日本的仓库存货一扫而空,使得数百家已经停产关闭的军工企业重新开工。

战争特需的规模到底有多大?当时美国国务院日本部部长理查德·费恩在回忆录里记载:美国对日本的直接订货到1952年4月美国对日本的军事占领正式结束时,共计14亿美元,而到1953年战争结束时,共计23亿美元。

在1950年以后,日本的棉花、羊毛、木材、麻、铁矿石、盐、人造丝、纸浆、石油、机械和化学药品的进口数量增长了一倍,而出口数量增长了三倍。到了1951年,日本的工业生产已经恢复到了太平洋战争之前的水平。

朝鲜战争的战争特需对日本制造业的影响远远不止于这些具体的数字,更重要的是它使日本的产业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换。通过战争特需,日本人才知道原来赚取外汇的不光是纤维,重工业和化学工业也可以。在1952年的时候,日本进口总额对国内总生产的比例已经降到了战前的一半,这是由于出口产品的附加产值比过去高多了。

1950年6月底,朝鲜战争刚刚爆发,有一个叫威廉·戴明(William Edwards Deming)的人从美国来到了日本,他是个统计学家,是麦克阿瑟找来的。找他来是为了解决当时日本制造业中存在的的最大问题,也就是质量控制问题。

麦克阿瑟知道,能够制造零式战斗机和大和号战列舰的日本人实际上没有支持进行一场现代化战争的工业生产能力。这种能力的欠缺不仅仅表现在生产数量上,更加表现在生产质量上。麦克阿瑟在回忆录里曾经说,在他占领日本以后,发现日本人至少还有8 000多架外观完好的作战飞机,但这些作战飞机仅仅是“外观完好”罢了,实际上因为缺乏大约2%~5%的零件而无法起飞,麦克阿瑟说:“这些飞机如果能够起飞,战争的进程会发生怎样变化就不得而知了。”

但这些飞机没飞起来,因为日本人缺乏提供大量质量稳定的制成品的能力,这就是输掉那场战争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麦克阿瑟找来了威廉·戴明,让他来帮助日本人提高产品质量,实际上,不如说是让威廉·戴明来使日本人真正了解现代制造业。

威廉·戴明告诉了日本人数理统计在质量控制中的作用,告诉了日本人质量控制实际上是企业经营管理的一部分,而日本人也因为太平洋战争失败的教训就在眼前,而听进去了他的教诲,并且真正应用到了企业管理之中。在朝鲜战争和后来的越战中,日本人能够为美国人提供大量的合格的军需品就是威廉·戴明成功的证据。

所以,威廉·戴明在日本被尊为“经营学之神”。有趣的是,美国人自己却陶醉在二战的全胜中,完全忘记了胜利的基础,把威廉·戴明抛在了一边,直到上世纪80年代发现自己的制造业已经摇摇欲坠,回过头来找原因的时候,才又想起了这位“经营学之神”。

朝鲜战争和越战给了日本人机会,但是日本人如果没有已经具备的制造业基础或者没有听进去威廉·戴明的教诲的话,也无法抓住这个机会。只要看看越战就行了,当时就在越南边上的泰国、马来西亚和香港,除了挣点轮休的美国大兵的嫖妓费之外,什么也没捞到,真正发财的还是日本人。

第7章 大家一起打“白条”

朝鲜战争使日本人在战后挣来了第一桶金。

无论美国人有怎样的胜者风度,日本是美国在二战中的敌国,这是事实。美国人不会眼看着日本人饿死,但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日本人闷头发大财。麦克阿瑟就要求过日本人重整军备,承担盟国的义务。当时的吉田茂总理做出了一个最影响日本战后政治历史进程的决定,也是现在争议最大的决定,就是拒绝麦克阿瑟的提议,坚持日本放弃军备,放弃武装,在美国的保护下过日子,实际上就是说我们只管赚钱,不管别的。

光靠第一桶金是活不长久的,朝鲜战争也不会万岁万万岁地给日本提供军事订货。日本还是要靠别的过日子。日本在战后初年发展经济时,遇到的一个极大的问题是发展经济所必不可少的资金问题。日本在战后起步的时候和中国在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不同,中国在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广场协议出笼,面临金融破产的美国企图在经济上打击日本和西德。半年内翻一番的日元对美元的汇率使得日本的制造业大受打击,用一句俗话来说,就是美国人成功地让日本人在半年内一贫如洗,“穷得只剩下了钱”。

而日本政府解决企业运转资金问题的方法是大量采用本票制。中国企业间的支付手段一般是用银行转账支票,“本票”的含义和这种转账支票也差不多,但是兑现期限是在开票的3个月到6个月以后,现在6个月的居多。这种所谓“本票”其实就是一种延期支付的支票。这个“延期”就给了企业一点活路,企业可以先开出本票去采购材料,然后在销售出去了以后再支付,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白条”,笔者曾经听一位企业家说过这种本票的实质:“就是全社会在互相诈骗”,但这种本票制度在日本战后初期的确起了很大的作用。

中国法律是除了银行之外不容许其他企业开本票的,这是因为本票的风险太大,一旦成为空头支票,兑现不了所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而日本经济活动中基本上都是采用本票,这不是说日本的本票就没有风险,即使在从理论上来说人人都可以开本票的日本,能够为人接受的也是有信用的企业所开出来的本票。

在日本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经营中,资金周转也就是俗话说的“轧头寸”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稍不注意,一个公司由于资金周转不过来就垮了。因为一个企业很难完全掌握,甚至无法掌握市场上到底有多少自己开出的本票在流通,自己账户上的存款余额到底够不够兑现。而在法律上,一个企业在6个月中出现第二张空头支票的时候,银行就可以立即冻结账户,这样,这个企业实际上就已经自动处于了破产状态。

每当日本政府遇到天灾或经济动荡时,首先要采取的经济对策肯定是放松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政策,这一点在中国人看来,可能觉得有点奇怪,这其实就有本票这个因素在起作用。发放贷款并不是去支持企业投资,而是保护企业不至于受到地震、洪水、大型企业破产或者其他的什么不可抗因素而发生突然倒闭的现象。

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政府就规定各商业银行必须向中小企业发放一定数量的贷款,这是政策性贷款,如果发生无法收回的情况,由政府出面清偿。这项政策使得前途被看好的中小企业得到很大支持。因为无论政府如何保证清偿坏账,商业银行也是绝对不愿意出现坏账的,这样一来,没有信用或者没有前途的中小企业也得不到这笔贷款。这个本来是以保护中小企业,实现“社会公平”为出发点的政策实际上又成了一个淘汰劣质企业的筛子。

典型的日本中小型企业的形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根据日本政府总务省的《事业所、企业统计调查报告》的统计就可以勾勒出一个大致的轮廓:86%以上的日本中小企业其员工人数在20人以下,而在这86%的中小企业中,又有51.6%的企业员工人数在4人以下。

这些中小企业绝大部分属于金融、保险、不动产、餐饮和其他服务业,扣除这些行业后得出的制造业中小企业的典型形象是:资本金1 000万日元,员工6人,年产值1.25亿日元,人均产值2 000万日元左右,总资产8 500万日元。

这个数字和一般人的想象以及日本银行(日本的中央银行)在发表被称为《日银短观》的短期景气观察报告时所采取的典型形象“员工数50人以上,299人以下;资本金1 000万日元以上,1亿日元以下”相比,似乎有点差距,太小了点,但这才是比较真实的中小企业形象。


0

下一篇:雪非雪:王桑,一路走好

上一篇:刘大卫: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