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俞天任: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十一)

第22章 肉要烂在锅里

  日本制造业有一个特点,就是大而全。这个大而全不仅体现在日本制造业体系的门类俱全上,日本现在唯一没有称为一个独立产业的就是飞机。日本放弃航空产业在一开始是被迫的,那么,在美国结束军事占领以后,又因为日本政府的不重整军备政策而仍处于放弃状态。不过,日本还是在进行中小型飞机甚至军用战斗机的研制和开发的,它曾开发过几款自己的飞机,比如T-1、T-4教练机,YS-11客机,F1、F2战斗机和P-X反潜机等,但都因为没有出口、批量太小等原因使得造价过高,没有形成气候。进入上世纪80年代以后,则是因为美国人出于保护美国航空工业的目的而有意破坏了日本人企图进军航空产业的几次尝试。实际上,日本人在航空工业上缺乏的只是市场,并不缺乏飞机制造技术,所以,三菱最近的MRJ计划本身还是进展比较快的,但是到底能不能卖出去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不过,这次日本政府给予了大力支持,可能会比前面开发的几款要好一些。

  这里说的“日本制造业大而全”是这个意思:所谓“制造业”实际上是一种“材料加工产业”。使用原油和各种矿石等资源得到加工业所需要的原材料,再对这些原材料进行加工得到附加价值更高的成品或者得到用来进行组装的半成品,然后得到成品。在这个过程中,日本除了原油和各种矿石依赖进口之外,加工过程中所使用的加工机械能够全部在国内的闭环中实现,最后出口最终产品。比如说:一吨铁矿石也就2 000日元左右,而加工出来的钢材一吨就已经价值5万日元了,这些钢材做成了汽车的话,一吨就值100万日元了。日本在这个添加附加价值的过程中,做到了肉烂在锅里,不管这些附加价值如何分配,反正是在日本国内分,全是日本人拿,做到了日本利益的最大化。

  日本人在开始工业化的时候,就非常重视这个“立足国产”的问题。这是因为:日本的工业化过程就是一个和战争密切相关的过程。在甲午战争之前,日本人为了和北洋水师的“镇远”、“定远”抗衡而购置的“松岛”、“严岛”、“桥立”这三景舰中,除了前两艘是在法国建造的,“桥立”愣是在日本人的坚持下由日本人自己在横须贺建造的。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当时只能制造轻型巡洋舰的日本人楞用锤子砸出来了“筑波”和“生驹”这两艘战列舰。1911年建造的四艘金刚级战列舰除了第一艘“金刚”是请英国人帮忙建造的,其余的“比叡”、“榛名”、“雾岛”都是在日本本国建造的。

  山本五十六任海军航空本部长官时,也明确提出过:“飞机的设计必须由大日本帝国臣民进行”,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外国人身上。

  自行设计制造所带来的不仅仅是安全感,制造的本身就能衡量出本国制造水平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战前的四艘金刚级战列舰是日本人一直到今天在谈到制造业工艺时还很喜欢举的例子,这四艘战列舰在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经历过几次大改造,其中由英国人制造的“金刚”号战列舰让日本人吃够了苦头:当时的日本国内,居然找不出能在“金刚”号的装甲钢板上打出孔来的钻头,只好找德国人帮忙——进口钻头。

  日本当时能够生产的材料和英国产的材料有差距。虽然看起来两样东西很相像,但是实际上不是一回事。日本人这时才真正知道了自己和西方国家在材料制造上的差距,因此,后来在造大和号战列舰的时候,有关主装甲钢板的技术直接就找德国人帮忙。

  这种来源于军工生产的经验教训使得日本人在制造业的技术上非常重视自己的拥有程度,特别在材料和加工机械方面更是如此。尤其是战前日本和发达的工业国的关系都有过戏剧性的变化之后,比如和英国从盟国到敌国,和美国从友好国家到敌国,和德国从朋友到敌国再到盟国,这些国家关系的变化使得日本人真正理解了“国家间没有永远的朋友”这句话的真谛。除了自己国家具备制造业所需要的一切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这种做法实际上就是“自力更生”的一个极好的注解。材料和加工设备是制造业的基础,没有一个强大的、独立的材料和机械仪器仪表设备,制造业是不能称其为强大的,只能说是加工业。到现在为止,日本不能生产的材料和加工设备几乎没有了,比如:国际原子能组织列出来的、需要严密监视的和核工业有关的机械仪器设备列表上日本生产的机械仪器设备就有一大串。

第23章 好学生要有好素质

  拥有一个门类齐全的工业系统的国家不少,但像日本人那样,拥有一个能够完全自己独立的制造业体系的国家并不多。日本是从零开始搞现代工业的,其历史也不过100多年,可是日本人在二战前就建起了门类齐全的工业系统,到二战后的70年代就基本上在各个领域都达到了世界最高水平,应该说,这里面也有日本的民族性原因。

  日本人从不认为自己聪明,而是认为自己笨。作为个人是这样,作为民族还是这样。这并不是那种假作谦虚或者是民族虚无主义的自暴自弃,而是日本人认为:先天是否聪明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是否后天努力。所以,日本人嘴里的“日本人笨”的论调并不是谦虚,实际上是一种自负,是在炫耀于自己善于学习、认真吃苦的长处。

  这确实是事实。检点一下现代工业,日本人没有什么革命性的发明和创造,机械的也好,电器的也好,电子的也好,没有日本人创造的什么东西。但另一方面,在所有这些领域,日本人又有不少挺有名的产品,这就说明日本人确实具有善于学习的特性。说日本人善于学习,并不是简单地说日本人在学习时接受能力强或者领悟快,而是说日本人在认真学习以后再加以改善和提高,最后做出来的产品肯定超过教他的先生。不要说工业产品,就连饮食业都是这样,比如大家都知道咖喱是印度的传统食品,而拉面则是中国原创,但是现在,很遗憾地说,无论是咖喱还是拉面,不要说日本风味的咖喱和拉面在世界上其他国家最受欢迎,就是在印度和中国,日本风味的咖喱和拉面也照样人气旺盛。

  比如现在应用很广的“形状记忆合金”(Shape Memory Alloy)就是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这种钛镍合金所拥有的超级伪弹性能使其在受力变形以后迅速恢复原状,所以被称为“形状记忆合金”。这种合金是美国人在1950年代初期研究出来的,1970年代,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航天部门用这种合金来连接管道,以避免传统的连接零件会因为松动而引起管道泄漏。

  这当然是一项了不起的发明,但是因为这种材料造价昂贵,除了航天这种不计成本的领域之外,是无法应用这种合金的。要降低记忆合金的造价就得提高产量,而要想提高产量又反过来要求找到更多的应用。如何才能找到更多的应用,当时生产这种合金的美国海军装备实验室(Naval Ordnance Laboratory)找到了在商品化上最有才能的日本人。

  所谓商品化,就是找到用途,日本人善于将怪里怪气的材料商品化并不是因为日本人有什么特别的才能,而是因为日本人很能打人民战争——群策群力,动员最广泛的人来一起找。日本企业之间有一个很古怪的非正式网络,这个网络经常会传递一些没见过的古怪材料,从一个企业传到另一个企业,让所有见了这种材料的人都帮忙想想有什么地方能使用这种材料,想出来的用途不管怎样变态也会回传到网络的源头。

  有人帮这个形状记忆合金找出来了一个用途,就是做女用胸罩的衬托。用形状记忆合金做胸罩的衬托的最大好处是:用洗衣机洗涤以后能够发挥其不变型的特性保持胸罩的挺括。这种胸罩立即流行起来,形状记忆合金的价格也就在生产量不断上升的背景下不断下降,而价格下降了的形状记忆合金也就找到了更多的应用场合,随着这个正反馈的进行过程,日本也就成为了形状记忆合金的最大生产国。

  这种全体动员为材料找用途的事例笔者也曾经遇到过,那是在大约10年前,一块像香皂那么大小的材料样品在到处传,就是那种后来被称做“低弹性泡沫塑料”的东西。当时,笔者看到这块黄兮兮非常难看、摸上去没有什么弹性、手感有点沉甸甸的东西直发愣,想不出什么地方能用。前几年,看到有一种让人在操作鼠标时垫在手腕下面以减少疲劳的垫子,一摸就知道是用当年看到的那种材料做的,后来又看到有用这种泡沫塑料做的席梦思,日本人虽然没有使“低弹性泡沫塑料”像形状记忆合金那样在民用领域一鸣惊人,但也算为一种古怪的、很可能连发明者也不知道应该用到什么地方去的材料找到了用途。


俞天任.jpg

0

下一篇:亦夫:我的河流

上一篇:亦夫:筑波的冬日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