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俞天任: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十三)

第26章 浪速制钉:小企业的大能量

  手工加工绝对平面是一种绝对乏味、绝对辛苦,现代制造业却又绝不能缺少的劳动。实际上所有的制造业都是这样,没有什么浪漫的制造业。但是日本人的习性很适合从事这种乏味和辛苦的劳动。

  大阪有一个叫“浪速制钉”的小公司,从公司的名字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个制钉公司。制钉是一种很古老的行业,浪速制钉当然也不是一直在做最简单的钉子,而是慢慢地从钉子进化到铁丝网、螺丝、螺帽,后来又购置了压延机,开始生产横截面不是圆形的异形铁丝和异形钉子。

  大约是在1984年,有一个关系户问他们能不能做一种类似于把一根中空的铁管分成三部分那样的异形铁丝,当时的社长村尾雅嗣在外边进行营业活动时的口头禅就是:“你能画成图纸,我就能做成实物”,所以没有拒绝的道理,只好硬着头皮让关系户把图纸拿来看看。

  三天以后,图纸来了,大家一看就傻了:1 000米的长度对于他们还不是问题,但是6毫米外径,3毫米内径,尤其误差是0.005毫米,要知道,到那时为止,他们制造的异形铁丝的误差是0.1毫米!现在精度就要提高20倍,而且交货期只有两星期。

  既然说出了大话,而且接受了图纸也就只有制造这一条路了。连日连夜干了两星期下来,最后成品只有22公斤的重量,可是在反复的试制中,居然用去了5吨材料。但总算赶上了交货期,把合格的产品交给了用户。

  1 000米的异形铁丝,按照常规就只值5 000日元,可是浪速制钉为了这1 000米异形铁丝花掉了380万日元。用户接到账单时吓了一跳,让他们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听完浪速制钉的解释以后,用户同意支付这笔费用,但有一个要求,就是浪速制钉要交出模具的图纸。

  模具是制造的关键,公司所有的技术都浓缩在模具里面,浪速制钉拒绝了这个要求,说钱不要了,以后有什么活儿还想着我们就行。这样一来,用户又吓了一跳。几天以后,浪速制钉要求的全部款项都被汇到了浪速制钉的账上,这回轮到浪速制钉吓一跳了。

  那个用户又来了,这次的要求是长度3 000米,后来又增长到了5 000米、10 000米,这时候市面销售的材料已经无法直接使用了,浪速制钉直接向新日铁求援。新日铁对这个特殊要求非常感兴趣,想知道这种异形铁丝究竟用在什么地方。最后浪速制钉总算知道了这是日本国际电信电话DDI的订货,用途是三根合起来作为越洋光缆的外保护套管。这种套管不仅可以抵抗深海的水压,还可以防止光缆被渔网、螺旋桨或者鲨鱼什么的弄断,另外就是出现故障,这种保护套管也可以把海水的渗漏控制在100米之内。

  能够参加这个国家项目当然很光荣,但是浪速制钉反而没有了热情:如果是DDI这种大公司参加的项目,肯定同时在向不同厂家发订单以供测试,浪速制钉这样的小企业怎么能和众多的大企业在同样的条件下竞争呢?这个时候,新日铁反过来鼓励这个只有几十个人的小企业不要灰心丧气,和大企业竞争试试,并且答应向浪速制钉以优惠价格提供制作样品所需要的材料。

  确实,DDI在向不同的企业发订单,这些订单也确实像浪速制钉猜想的那样只是供测试用,但因为浪速制钉的样品采用的是新日铁特制的材料,而新日铁是在知道用途的情况下向浪速制钉提供材料的,所以最后只有浪速制钉的样品能够经受住800大气压的水压和海水的腐蚀,被DDI正式选定为日本越洋光缆的外保护套管。在正式发下来的订单中,长度从样品时的10 000米变为了55公里和110公里等好几种规格,浪速制钉又投资了好几亿日元以购置大型压延机。到现在为止,浪速制钉所制造的越洋光缆保护套管的长度已经超过了10万公里。

  光是靠越洋光缆保护套管是不能吃饭的,但是在越洋光缆保护套管的竞争上战胜了大企业的成功为浪速制钉带来了名声和客户,虽然直到现在,浪速制钉也只有100多名员工,资本金也还是只有3 000万日元,也还是一个典型的中小企业,但它已经成为压延异形管材、高压管材的专门厂家,成为大家有困难时肯定会想起来前往求援的地方。

第27章 三鹰光器之让空气当考官

  浪速制钉在成功之前是中小企业,成功了以后还是一个中小企业。在日本,这种喜欢坚守中小企业传统的人不少,不过,有些中小企业就是长不大。

  东京三鹰国立天文台的旁边有个叫做三鹰光器的企业,从这个公司的名字就知道这个公司和光学仪器有关。东京三鹰市日本国立天文台的那架直径为103厘米、重达13吨、全部由计算机操纵的号称日本最大的天文望远镜就是他们做的,航天飞机上的特殊照相机也是他们做的,他们制造的X射线多普勒望远镜还首次成功地拍摄了太阳日冕的X射线照片。

  除了制造天文仪器之外,制造医疗光学机械和非接触三维测量仪也是他们的强项。德国莱卡公司的外科手术显微镜为了解决聚焦时间过长的问题曾经来找过他们,因为三鹰是天文仪器的厂家,应该有这方面的经验。

  三鹰帮莱卡解决了问题,回头一想,自己干吗不干呢?于是三鹰就停止了生产每台售价100万日元的供业余天文爱好者用的天文望远镜,改为开发外科手术显微镜。现在,每台售价2 000万日元的外科手术显微镜每年能销售200台。

  他们制造的三维测量仪也与众不同,别人的三维测量仪是用得到国际标准组织认可的保存在东京的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里的长度原器做基准,而三鹰光器则是通过测量恒星间的天体距离来得到标准值的,据说只有恒星间的距离是不会改变的。他们生产的可以精确测定1/1 000毫米的测量仪投放市场以后,立即被各大企业山寨,三鹰光器虽然很生气,但没有发牢骚,只是撂出了一句话:“三鹰光器的东西是别人模仿不了的”,而且立即就把1/10 000毫米测量仪的价格降至和原来1/1 000的机械一样。这时,别的企业就打退堂鼓了,知道在那个行当中比不过三鹰光器。

  现在,三鹰光器的测量仪已经达到了1/1 000 000毫米,就是一个纳米的精度。

  三鹰光器的其他产品还有机器人、光学芯片什么的,这个公司看上去整个就是一个高技术的结晶。应该是个很了不起的大公司吧?

  不,这个公司的资本金只有1 000万日元,员工不到50人。

  怎么会这样?一般来说,把公司弄大是每个老板的心愿,三鹰光器的老板也应该不例外。但是,这个三鹰光器就是长不大,长不大的原因是招不到人,招不到人的理由则是这个公司对员工的要求实在太高。

  一般说起要求高,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学历。确实,因为三鹰光器的大名,而且只要知道他们的产品产量和售价就能推算出他们的产值,从他们的高附加值特点就能知道收入肯定低不了,所以每年慕名前来的人非常多,不缺名牌大学的硕士博士,但这个公司的招人广告上对学历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初中毕业以上就可以来报名,只要通过了考试就能成为这个公司的正式职工。

  但要通过这个公司的考试太难了。这个公司的考题基本上是公开的,除了最后的笔试是考三角函数和螺纹计算,每年会不同之外,其余的考试项目和考题几十年了从来没变过。

  这个公司对于去应聘的人,首先是让他们寄一张自己画的网球。公司认为画得不错,才让人到公司里来考试。首先是让人对着镜子画自己的脸,图画画得不好也没关系,改画一个透明的灯泡。

  公司对前来报考的人画的画满意了以后,再给这人一大堆材料和工具,让他做一架模型飞机,大小样式不限,但要能飞得起来。

  这一切公司都满意了以后,才来考三角函数和螺纹计算。应该说,到了这一步的人基本上都是公司已经定下来要的人,因为笔试的考题都是一些最基本的,基本到了底,应该说没有人不会的东西。

  前两幅画考的不是应聘者的美术才能,虽然这个公司的基本信条就是不会画画就不会表现自己的想象,但更重要的是在考察应聘者对光线的观察和表现能力,对于图画本身倒不作很大要求,否则的话,公司员工都应该是美术院校毕业生了。

  模型飞机飞不起来的人是绝对不要的,这个公司对员工最重要的要求就是要有一双巧手,它的创业者和老板中村义一的观点是观察力、表现力以及动手能力比头脑更重要。当今年已经80高龄的这位社长看到现在的年轻人时,他说:“现在的年轻人能说,一套一套的,说不过他们,所以让空气来当考官。”

俞天任.jpg

0

下一篇:杨文凯:围棋实质上是神的创造

上一篇:小林:三妻相随世间少 瞻仰故居慕郭老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