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俞天任: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十四)

第28章 三鹰光器之武松开店

  当然,三鹰光器太出类拔萃了,是个特例。别说日本,就把全世界的企业拢到一起算也找不出几家这样的企业,但是三鹰光器的例子却能解释为什么不少日本的中小企业拥有绝技,而几十上百年里却永远是个小作坊似的小企业。

  漫画家方成有幅很有名的漫画叫《武大郎开店》,说武大郎店里的招待们全是小矮个,武大郎不喜欢比他高的人,这是讽刺那些嫉贤妒能、尸位素餐的官僚的。

  但是反过来想,如果武松武二爷开店又会怎样?照样开不好。

  武松为人义气豪爽,嫉恶如仇,讲究一个投缘。武松开店的话,只怕不是梁山泊好汉是做不了伙计的,稍微差一点的人要么武松不要,要么就是混进来了也立即就会被武松赶出去。

  其实,三鹰光器就是这样一家由“武松”开的店,所以他找不到伙计。

  社长中村义一,1931年生人,当太平洋战争吃紧的时候,他只有13岁,刚进高等小学校一年级,也就是现在说的初中一年级。当时,大人都被抓了壮丁,家里的事就只能靠妇女、小孩和老人了,13岁的中村义一被揪到了三鹰机场。但小中村的手巧,所以当别的小孩都在挖防空洞的时候,中村义一却在车间里帮忙造飞机,就是那种俗称“红蜻蜓”的木制飞机。先是帮忙装机翼,后来因为个子小,大人转不开的驾驶舱里面就由小中村拾掇。再到后来,被中岛飞行机,也就是现在的富士重工看上了,被抓过去搞金属飞机了。到终战时,14岁的中村义一已经在中岛飞行机搞发动机的调试和试飞了。

  战败了,中村又回学校去读书,但是那时候连饭都没得吃,还读什么书?于是就打打零工、搞搞黑市买卖以混一口饭吃,后来在17岁的时候,经人介绍进了国立天文台当修理工。

  天文观测离不开时间,那时没有石英钟,学天文台的修理工是从学修理和调整摆钟开始的,说是小学毕业,实际上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程度的中村义一当然不会机械制图,他的方法就是把钟全部拆开来,画出每个零件的图画然后再装回去。学会了修钟,接下来就是修德国产的天文望远镜,修理天文望远镜不仅是机械工的活儿,有时候还需要修理镜头。光会画画修不了镜头,还得懂数学,知道镜头的角度怎么算,这样,中村就又进了夜校。

  中村进夜校不是为了中学毕业文凭,他就是去学三角函数和螺纹计算的,学完了,中村也就退了学继续修理他的摆钟和望远镜,不久,中村就成了国立天文台的“技术权威”。

  可是,不管中村有一双怎么巧的手,他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国立天文台是日本的权威学术机构,在这个机构里面,东京大学等帝国大学出来的优等生根本就不稀罕。中村在国立天文台只是一个修理工,不可能会有唱主角的机会。对于中村义一来说,国立天文台的环境是令人窒息的,那些精英学者们谁都可以随便指使这个小修理工。

  所以,中村义一辞职不在天文台干了,6年中,他在一家家中小企业里流浪,干过光学机械,也干过农机,直到有一天,无意之中遇到原来在国立天文台时对他很好的一位教授,事情才有了转机。教授一直挂念着这位年轻的能工巧匠,教授问他,如果只是不习惯国立天文台的氛围,为什么不自己开个公司,专门接国立天文台维修的活儿呢?这句话点醒了中村义一,他和弟弟一起成立了一家公司,一共6个人,就在自己家的农田搭了个棚子用来修理国立天文台的各种机械设备。

  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所以,中村义一形成了独特的用人观,他认为人是不是聪明无所谓,中小企业是做东西的,只有巧手再加上喜欢干这行才能做出好东西。他招收员工是这样,员工进了公司还是这样,进了三鹰光器,社长就给新员工一根材料圆棒和一块铁板以后就再也不去管了,新员工要自己想办法把圆棒做成钻头,什么时候能在铁板上钻出漂亮的圆孔,什么时候出师,不管是初中毕业还是硕士、博士,全部一视同仁。至于这位怎么去做钻头的没人管,只要不违反公司那条变态规矩就行。说那条规矩变态,是因为所有知道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规矩的人都会哭笑不得——三鹰光器规定:只有课长以上的人才能使用CAD(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没到那个级别就请拉着计算尺在图板上画图。

  其实,有制造业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条相当实用的规矩,不能在图板上一无所有地光凭想象画出设计图来的人,不能说能够胜任设计任务。

第29章 我能扶正比萨斜塔

  可能中村义一太热衷于做东西而顾不上把公司弄大,也可能是他的用人标准太苛刻,找不到那么多合乎条件的员工,所以公司扩展不了。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中村义一很满足公司现在的规模。前几年,中村义一从社长的位置上退下来让给了他弟弟,空出时间来在电视上大骂大企业盗版他的创意,那边刚上台的弟弟中村胜重赶快把公司的古怪发明全部申请上专利,省得又被那些不长进的大企业偷了去。

  笔者在《冰眼看日本》中说过,在制造业中有两种尾巴,一种是“蝎子尾巴——独(毒)一份”,还有一种是“耗子尾巴熬汤——没多大油水”,能从制造业众多的中小企业中脱颖而出成长为大企业的肯定都有几条蝎子尾巴,但是,也不是所有长了蝎子尾巴的都成了大企业。不少很有几条蝎子尾巴的中小企业到最后还是中小企业。这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那些拥有蝎子尾巴的小企业老板都是些很有能耐的异人,他们几乎把全部的热情都倾注到突破别人所无法做到的事情上面,从而对于如何把企业做大没有多少兴趣,再加上这些蝎子尾巴往往是一些虽然缺了不行,但是本身市场并不大的产品,产品本身并不能维持一个大企业的生存,所以,这些企业虽然长了蝎子尾巴,但企业规模并不大。可是如果仅用企业规模的观点来打量这些企业的话,也很可能会掉眼镜。

  当然也不全是这样,做梦都在梦想改变小企业的现状,把企业做大,甚至争取成为上市企业的老板也有。

  东大阪市的有马重治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的公司叫“平成技术”,只有14个人,几乎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企业了,但就是这么个小企业,有一天突然收到意大利政府观光局的来信,问他们是否能帮忙矫正、修复意大利有名的比萨斜塔。

  日本是个地震王国,经常有房子被地震震歪了,歪得不多,就只有一点。但房子只要有这“一点”就不能住人了。不仅是因为安全问题,还有一个人的感觉问题。房子的倾斜度只要超过1/100度,皮球就能在地板上自动滚了,人到了这种房子里面就会觉得天旋地转、头晕欲吐。神户青少年科学博物馆里有一个说明这种错觉的展台,那间房子是平的,但利用家具造成视觉错觉使得参观的人一进去就会觉得天旋地转。

  那建筑物由于地震或者其他原因变歪了,但是基本构造还没有问题,拆掉了太可惜怎么办?一般是用油压千斤顶再慢慢地顶回来,但是用油压千斤顶有几个缺点:一是时间长;二是为了架千斤顶必须拆掉部分建筑物,还有些建筑物根本就没有办法装油压千斤顶。

  平成技术在阪神大地震之后开发出了一项叫做“不等沉下构造物复原特殊注入工法”的新技术,这种技术是在建筑物的基础上插几根管子,注入特殊水泥,依靠这种水泥在凝固时的膨胀力把房子顶回来。

  这种方法不破坏建筑物,时间只要一两周,而且无振动无噪音。因阪神大震灾而受害的房子中有100多幢是用这种方法修复的。1999年台湾大地震以后,平成技术去台湾帮忙救灾,首先矫正过来的就是一幢12层的大楼。

  有马重治原来是从事“地盘改良”的,那是一种和建筑有关的地盘基础技术,就是在建筑之前先用各种方法来改造地基的性质,或者将其硬化,或者软化,或者脱水,反正就是将原来不适合建筑的地基改造成合适的地基。有马干的活是硬化地盘,就是将水泥、砂浆压到地基里去固化地基。

  这是一项已经很成熟的技术,只要按照大建筑公司的指示把指定数量、指定品种的水泥注入到指定的位置就行了,不太困难。但这个有马重治脾气有点怪,在他没有弄懂建筑公司的指示之前绝不进行施工,而且喜欢研究独特的水泥配方来适应不同的土壤。手下的人对于有马的举动是很有微词的,和下订单的大建筑公司过不去不是在找死吗?但这种研究终于把有马重治的平成技术公司变成了一个世界知名企业。

  企业出名之后,意大利政府观光局来问他们能不能帮忙把比萨斜塔扶直,那会有什么问题?有马社长马上动了起来,到当地去调查取样,最后拿出了详细的方案和工程图纸。

  但这事被传媒知道了,顿时,意大利政府观光局成了众矢之的,比萨“斜塔”嘛,就应该是斜的,给扶“正”了还有什么韵味啊,这观光局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啊?于是这个项目就不了了之地销声匿迹了。

  话说回来,扶正建筑物的技术不管怎么先进也只是一种拾遗补缺的技术,市场并不大,14个人的企业怎么会想到要玩上市的呢?其实这只是一个大项目的一部分。


俞天任.jpg

0

下一篇:小林:三妻相随世间少 瞻仰故居慕郭老

上一篇:骏骏:开过韩国车的日本老司机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