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俞天任: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二十七)

第42章 不干涉政治的日本财界

  之所以老是会出现“× × 帝国在行动”的奇谈怪论,是因为日本的旧财阀企业虽然已经被拆成一大堆单独的企业,但是原来出身同一个财阀的企业基本上还是抱成了一个以银行为中心的团,甚至老总们每周还要在一起吃顿饭,这很容易给人一种财阀复活的印象。但那只是日本人喜欢念旧的一种表现而已,实际上,这些企业之间的关系除了在社史社名上有点联系之外,也并没有更加超越经济规律的东西。

  这些财阀企业重掌日本财界大权之后,还带来了一个更新的变化,是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知道,反正就是财界不再过问政治了,不但不像原来的财阀那样直接对政府发号施令,连像战后的那些“新兴财界人”那样利用政治献金来控制和选择政治家都不干了。

  实际上,日本财界对政界不再明确要求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一来是财阀本身已经不存在了,即使原来属于同一个财阀的不同企业在同一件事情上的利益也不一样,在各种具体政策上已经无法提出一个共同的要求,而是按行业结成松散的联盟来掌握国会议员从而形成代表各自利益的议员集团,像“土建族”、“防卫族”、“厚生族”等;二来是在战后三十几年的时间里,日本财界在意识形态上已经取得了共识,“反共亲美”大义名分已经树立了起来,危及到这个大义名分的左翼工会运动已经不再存在,这也是“新型财界人”退出表面历史舞台的理由,财界团体在更大程度上只关心国家预算如何分配,对国家的未来走向和意识形态已经不再关心,这是日本财界团体不问国事的一个重要理由。

  这样的例子在最近几年经常看见,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小泉纯一郎内阁时代是这30年来中日关系的最低谷,主要原因是小泉纯一郎坚持参拜靖国神社。当时有中日之间“政冷经热”一说,而且大家都知道这种正不断冷却的政治关系再发展下去肯定会影响到经济关系。当时有不少日本的大企业领导人发表了请首相自肃前往靖国神社的言论,但三大经济团体从来没有代表日本财界向小泉首相正式或公开进谏,劝阻其停止这种行动。

  这三大经济团体莫名其妙地有一个如同“军人不干政”似的“不干涉政治”的自我规范,从不在公开场合表明自己的政治态度。唯一的例外可能是在2009年8月30日举行的第45届众议院选举之前,由于大家都知道从1955年以来一直长期执政的自民党这次肯定要失败了,所以“经团联”第一次打破了不干涉政治的惯例向新闻界发表了支持自民党的声明。虽然这个声明对自民党挽回选举的颓势没有用处,但却正式表明了日本财界在自民党和民主党之间所作的选择。

  整个说来,日本财界支持的是自民党,到现在民主党执政10个月之后,真正支持民主党的有名财界人士也只有稻盛和夫——一位既没有财阀背景也没有产业大集团背景的单干户,这就是民主党把再建破产了的日航公司的重担交给稻盛和夫的原因。

  以旧财阀企业为中心的日本财界就这样变得怪里怪气了:在自民党执政时死守不干涉政治的教条,从不向政治索取经济所需要的;现在在民主党执政时又极端不信任民主党政权,更加不会主动阐述自己的主张,要求政治上的支持。

  在日本财界或产业界貌似骄傲、不过问政治的面具背后隐藏的事实可能是其实他们也没有什么很了不起的自我主张,长期在美国人圈定下的思维框架中行动,已经使他们习惯于变得麻木,支持自民党只是因为自民党亲美,能够帮助他们获得利润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更有说服力的理由。

  所以,在广场协议之后日元升值带来日本经济震荡的时候,日本财界根本没往深处想,就动上了转移生产据点的脑筋。因为他们已经不再是干预政治的财阀,国家会怎样发展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所需要关心的仅仅是公司每年决算报表上的那些数字。

  但是向海外转移生产基地是像服用毒品一样会上瘾的,这个头一开,除了加大转移的力度和速度之外,不能指望有别的结果。真正的结果是,曾经是那么有活力的日本中小企业迅速地衰落了下去。

俞天任.jpg

俞天任打赏.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雪非雪:日本大学生的AA制

上一篇:弥生:从昭和到令和的三朝元老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