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亦夫:饮者青木

  青木老汉是我的日本邻居,眯缝眼,八字眉,身材矮小,行动迟缓。与青木比邻而居十数年,我却不知道他的年龄。男人的年龄算不得隐私,但对于一个常年饮酒的人而言,询问年龄则是一件唐突的、容易引发尴尬的事。因为酒精于不同饮者的作用各异,有的在美酒的滋润下,满面红光、返老还童,而有的则在酒精的摧残下,脸色枯槁、未老先衰。我不知青木的实际年龄,但他所呈现出来的状态在五十到七十之间。

  有时和别的日本邻居闲聊,大家会因青木常年一身酒气,私下里称他为“酒鬼”。我之所以称青木为饮者而非酒鬼,是因为据我这十多年的观察,他虽然好饮,但却是个安静、乐观和充满善意的老人,和那些嗜酒如命、冷酷自私的酒鬼有着云泥之别。

  我初识青木,是在例行的邻居互访中。真正和青木打交道,是在那年初冬的一天晚上。我饮尽残酒,仍觉不够尽兴,便去附近一家便利店购酒。就在我刚结完账的当儿,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抬头看时,却是青木。老汉将一瓶近两升装的清酒瓶递到我面前,嘀里嘟噜地说着什么。那时我到日本不久,日语几乎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他所言为何。青木显然已经喝了不少,脸色酡红,眼神迷离,有些佝偻的身子都有些站立不稳。比划半天无法沟通,我暗猜,或许他送我此酒的目的,是想择日来我住处小聚,也顺便了解一下我这个比较稀罕的外国邻居。于是我接过酒瓶,道谢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回到家将此情说给妻子,妻子同样不解:日本人客气而漠然,邻人之间鲜见相互串门,更别说我们这样的外国住户了。那瓶酒放置多日,却不见青木前来。我忍不住让妻子前去打问,不料青木竟对此事浑然不觉,而他的妻子笑道:“他酒后经常这样,不是替人结账,就是请人喝酒。”

  我回赠一瓶中国白酒给青木,他竟然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是他身为酒鬼的莽撞行为给我添了“迷惑”,我说:“一个酒喝到断片的人,尚能那样善良仗义和彬彬有礼,说明你根本不是一个酒鬼,而是一个饮者。”妻子将我的话翻译给青木,青木半天还是没有明白两者的区别,他最后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是个安分守己的酒鬼,而不是个惹是生非的酒鬼。”

  相处十多年,我也渐渐能用日语与青木做简单的交流。我对这个安静、乐于助人、慈眉善目的饮者有了越来越多的好感。今年夏季的一天。我当时正在浇花,青木提着从商店买的两瓶酒路过。他站了下来,默默地看了半天,然后自言自语地说:“水是花儿的酒,就像酒是我的水。”我说:“青木啊,你居然是个诗人。”青木有些羞涩地说:“您就别拿一个酒鬼打岔了。”然后笑着摇摇头,慢吞吞地回家去了。


亦夫.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俞天任:美国的电子是日本的噩梦

上一篇:俞天任:美国车和日本车真有竞争吗?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