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雪非雪:一期一会

  人与自然,只有融合,没有迎合。更不可以征服,剥削。她是慈悲的,只要你不拒绝,她会永远拥你在怀。人是自然永远的婴孩。无论荒郊野外,还是他乡远途孤行,无论白天黑夜,还是风雨雪中,似从未有过孤独恐惧。越是在独处境遇,越能感受到她的关怀和临近。从不需要有意识去感受,她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她是永远的温暖,是永无背叛的爱情。唯四季的换新轮回,能使内心不间断地漾起自自然然的愉悦波幅。时光游移,分分秒秒。什么都不发生,就这样,很好。

  12月19日,星期六。阳光剔透,墙上的影子写着另一个我,清晰可辨,随我移动着,不离不弃。花开着,红的,白的,黄的,给阳光涂上色彩。难得的一个清闲周末。没有非做不可的事,只发呆。早饭。咖啡。看天。风铃迎合着风的悠颤,时而发出凛凛微响,飘在冬空里。一丝微妙的寂寞,伴着异国又一个年底的近来。

  我的自然,除去这些静默流转中的光景,还有随时随地流经着的细小事节。

  年度最后一节课结束时已是6点半,几个每次课后都围过来的学生,照例又围过来。其实什么事也没有,没有一个人会就课本内容提问。这不是课堂的延长,而是闲聊。有人磨着老师去喝酒,有人要老师跟着去看电影。什么电影?好电影啊,特感动,会感动得哭30分钟。我说“我不想哭”,他们就哈哈笑。有个学生在身边扭来转去,嘀咕着跟老师要“美阿岛”,什么是“美阿岛”?老师这都不知道?旁边就有人说老师是“机器音痴”(机器盲),算了吧!“你们连话都说不明白有什么理由说我音痴?我不知道什么‘美阿岛’,只知道‘美那岛’(メナード 美伊娜多 MENARD )”。于是,他们又哈哈笑起来。说老师好玩儿的地方就在这儿,虽然日语不怎么到家,但是接话接得意外有趣,每每令全体愕然。晕,这是褒还是贬?

  每学期末都有针对母语教师教学情况的学生民意测验。任意评价栏里,有人写着“我爱你”,后面还加了括号“(雪老师限定)”, 好家伙,把老师当商品限定着爱,啧啧。关于板书,大多数学生作出正面评价,认为字大、清晰,解说详细,对于掌握中日文汉字的微妙差异以及生词语法都有帮助。对于每课的听写测验也态度积极,认为对课后复习及课前准备有督促作用。但也有个别学生认识不同,认为板书字小,听写测验毫无意义,是额外负担。还有的学生说老师课堂氛围轻松,愉快温暖。不知道这些年轻人为什么这么累,指望上个课也能找乐解乏。

  所以,偶尔会穿插点课本以外的话题,比如说到什么什么动漫,他们告诉我一定要去看《ワンピース》(『ONE PIECE』),“什么是ワンピース?”一场哄笑。“老师连《ワンピース》都不知道?人生太灰暗了也。”没有啊,我知道《2012》,你们谁看过?呀,老师这么前卫,《2012》都看了?就是啊,看了《2012》才知道比老师人生更灰暗的是我们地球人的未来,那可不止是灰暗,是彻底黑暗,全体毁灭!哈哈……打开书,现在我们一起进入黑暗——开始上课!

  这是最后一节课,几个围转在身边的学生,样子有几分依依不舍。终于,那个想要我“美阿岛”的男生不得不屈尊对这个很土气的老老师叮咛解释:“老师,‘美阿岛’就是メールアドレス(mail address)”。天!原来就这个呀!你们居然把“美鲁阿岛雷斯”给简化成了“美阿岛”?!我有我有!当即告诉他,并当即收到他的手机短信,里面添加着刚刚拍进的师生合影,连同一黑板的中文,连同他们故意作出的各种顽皮姿态。

1.jpg

  没有跟他们去喝酒,也没去看电影。淡淡地说了“再见”,并预祝新年。

  共外课很少有续接前年度老班的情况,多半是从零开始的新班。几乎所有学生都是一期一会的相处,一个始于教室别于教室的缘分。一年下来,从聚到散,像一个零体验。学生觉得课堂轻松,多半是缘于我不太刻板的管理。比如迟到欠席这些全权由担当者自主的管理规则,欠席达几次丧失获得学分资格,迟到3次为欠席一次等等。关于迟到基准,有的老师以上课铃响为准,有的以自己进入教室为准。我则以开始进入新课开讲为准。因为学生多是校内移动,有人会因为俱乐部事宜耽搁进教室时间。又不是军队,没必要严格到分秒。

  走出学校,走上路,走进夜晚。放松着一年到头的疲惫,领略着师生告别的含蓄缠绵。每年几百名学生,记得住名字的无几。承蒙这份说说话写写字的教职,餐桌有饭菜,出门有旅资。珍惜才会认真,愉悦才有分享,轻松才有灵性。感谢年轻人带给我青春朝气的感染,感激那些共享过的教室时光。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弥生:你好吗

上一篇:龍昇:关于画家桥本关雪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