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骏骏:职场里死板的日本人

  我的上司浅野是一个典型的日本人,是一个智商比较高的日本人。本来认真刻板的日本人已经把自己生而具有的创新思维泯灭精光了,浅野呢却还偏偏花样百出把死板偏执发挥得淋漓尽致。 前些年我刚来这个公司的时候,他先让我露一手搞个“会议室预约系统”。这当然是小菜一碟的事,不过,我也要让他长长见识,于是杀鸡用牛刀地使用新技术做了一个WEB版。全公司几百台电脑即时预约十几个会议室的使用时间。骏骏还尽量把界面做得傻瓜一点,操作方便适应不动脑子的日本人。

  浅野对我的手艺是无可挑剔的,可他喜欢复杂化又要求增加几个高难度动作,譬如,某会议室某时间段已经被预约的情况下,后来的预约者可以申请置换房间,系统根据会议的重要程度和使用者的优先级别做出调整方案通知双方,这就有点人工智能兮兮了。真的有这个需求么?我向来提倡的原则是简单实用化,不要人为复杂化。我一直为自己这个观点辩解的例子就是录像机,遥控器上操作繁琐的功能对于95%以上的用户来说是多余的,有比无好这个道理我懂,可那就要增加开发成本啊。

  因为浅野是我的新上司,我只好服从命令添加功能。很多年过去了,我费尽心机追加的那些复杂的按钮,直到我离开公司也没人使用过。申请会议室的同事如果在屏幕上看到某个会议室已经被预约掉的话,会直接打电话和预约者联系,互相进行协商调节,根本没人喜欢那些操作复杂的东西。就象录像机的很多功能,从买来到扔掉我从来没有使用过。如果说,我和浅野的分歧出于我们对产品的用户体验意识之差异的话,那么浅野自以为是的做法经常引起下属的不满。

  大凡搞软件开发的,通常都自以为是。从起点A到终点B,可能有10种走法,即使日本人开发软件比较死板,设计书写得面面俱到洋洋万言,但是实施过程中开发者依然可以选择自己认为最优化的路径。浅野有过程序设计的经验,更加以为自己是内行领导。在开发前期的讨论会上,他会非常诚恳地征求大家的主张,罗列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最后他做出的选择,基本上是他人并不推崇的方法。因此,当他象模象样征求意见时,部门里比较老实的人只好点头称是,有反抗意识的则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骏骏一旦掌握规律,对策也就想好了。譬如,开发一个新项目,浅野会装模作样地问,骏骏谈谈你的设想吧。我其实心里已经打定主意用方案甲。但是,我也装得一本正经地说,方案乙最好,方案丙也不错,就是方案甲做起来麻烦不宜采纳。于是,浅野总会决定使用方案甲。这是屡试不爽的事实。后来,办公室的同事也看出门道了,不采用你的意见怎么还很高兴?我也老实坦白,我本来就觉得方案甲是最好的呀。 浅野除了有点过於自信和固执以外,骨子里还是一个标准的日本人。做事认真仔细精力充沛到可怕的程度。

  浅野是一个工作狂,通常早上8点以前到公司,晚上10点以后下班是很平常的。他是不拿加班费的领导,这样做是不是有劳模境界啊。对于每天只加班2小时的我人来说,他是耿耿于怀的。他不至一次地对我说,骏骏你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就是晚上能不能再晚点回去。我在这个问题上是寸步不让的,我说加班到很晚才回家的人,基本上工作效率是非常低的。他也只好对我苦笑了,你说的是我吗?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非常明白的,因此到年底发奖金的时候还是比较公道的。 

  那年临近年末,他和我说准备年底回老家看看两亲。突然传来80来岁老太被车撞伤的消息。他连夜赶回京都,没几天母亲医治无效。他回来上班的头几天,脸上还露出过一丝少有的沉重和忧闷。他说老母亲本来身体很好的,能自立生活。现在家里还有一个无人照料的老父,手脚行动不便,只好送到养老院去了。我想,这突如其来的生死感悟是否会冲击他的人生观,用我们通俗的说法就是想穿一点?可是,我的揣测很快被他的行动所否定。他依然如故地认真卖力,精力充沛,想法多多,还有那么一点固执。

  半年以后,养老院来了病危通知,身边没有子女的孤独老父亲又匆匆地走了。浅野成了孤儿。这次我再也不用花心思去期待他的反思了。我相信他的基本路线是坚定不移的。一天闲聊的时候,他有点兴奋地对我说,最近发现一条小路,上班抄近路的话,可以节省10分钟。我理解他,这意味着他每天又可以多工作20分钟了。骏骏也很固执,始终认为凡事要有个度,适度才是最好的,虽然适度也是最难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尺度。

  话说公司准备在产品上增加一个小小的标签,这件事情照我的办事效率来算,一天就能搞定。可是,浅野觉得此事虽小却牵涉到所有客户,我所在的情报系统部门讨论了七七四十九天还没有定论。先是讨论必要性,因为有些客户需要比较详尽的产品信息,客户第一,必要性就不用讨论了吧。可是日本人不干,要讨论要申请要画圈要盖章。然后是标签上印刷的内容,对全公司营业员搞了两次问卷调查,客户名要吗,产品名要吗,颜色要吗,字体要大一点吗,条形码要吗,据说是为了尽量节约制造成本,而如此反复讨论,不是已经增加成本了嘛。

  再是选择打印机和纸张,既要便宜又要耐用,纸张既要防水防热又可用圆珠笔记号笔,这又牵涉到成本,部门里几个同事,联络一家家打印机制造厂家洽谈。然后是打印测试,最后是现场操作员粘贴试验,操作时间测算,看看是否会影响现在的工作流程。这一切过程还要全部录像,象足球比赛后教练复盘一样,慢镜头播放。开始我根本没有参与这个项目,后来说关键的打印程序是要我来搞定的,就叫我出席了几次研讨会。我觉得有点烦,开会开会开会。 

  日本人开会效率极低,越是大的公司效率越低,这既是听人说的也是经过我的亲历证实的。反正,我抱定宗旨不发言,开会的时候,要么闭目养神,要么考虑周末到哪里去。网友问我,老听你说开会,你开会一直不发言吗?是啊,我发言了不是更浪费时间嘛。不过,我的忍耐功夫还不到家,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我也会说,当然不是希望力挽狂澜,只是一吐为快而已。为了这个破标签,三四个人花了几个月,这就不计入成本?就在标签的持久战没完没了的时候,又来了一件更无趣的事情。 

  公司里有个不大不小的头儿提出要有灾难防范意识,如果关东大地震了计算机机房怎么办。浅野又来劲了。其实,公司里的服务器们硬件软件都上了保险,数据都有备份,那时候虽然还没有云的概念,为了防止意外,已经每周一次把数据送到遥远的名古屋营业所保存。浅野还嫌不过保险,大地震了,保修公司的备件供应不上怎么办,于是,决定增添一台备用服务器,把公司里所有的软件和数据全部保存后雪藏名古屋以防关东大地震。

  为了买这台服务器又是要报价,又是申请经费,又是安装设定,等等等等,搞得差不多精疲力竭的时候,还要开会讨论,遇到关东大地震了,计算机机房是不是能够及时恢复正常工作?还漏算了什么?浅野还象真的一样,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下彻底安全了,嘴里还唠唠叨叨着,如果大地震破坏了机房里的那些服务器,名古屋的员工马上可以把备用机器运过来,如此这般万无一失啦。

  骏骏听后冷笑一声,拎起一盆冷水浇过去:公司房子塌了怎么办,流水线毁了,电缆线断了,凭你这台万能的服务器又有什么用。还有,呵呵,到时候新干线也瘫了,飞机也停了,高速公路都堵了,甚至于网络线路电话干线都接不上。怎么办?怎么办?我装得十分认真,一脸疑惑。同事们面面相觑,骏骏好大胆,居然敢给上司泼冷水。不过呢,话说回来,大概正因为日本人如此死板,如此认真,如此顽固,如此有备无患,才能在天灾人祸降临的时候把损失减至最低的限度。

骏骏.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弥生:敞开的心

上一篇:俞天任:大企业的经营出现了问题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