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俞天任:出来了就是不归路

第55章 出来了就是不归路

  如果认清了转移生产据点的恶果,还能不能纠正过来?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很有趣的——不能。为了一时的利益而转移生产据点像服用毒品一样是条不归路,制造业一旦出了国就回不去了。

  笔者的一位朋友就职于一家大型建筑公司,这家公司的特长是建造港湾、港口和桥梁等和水有关系的工程,除了日本国内的这种工程之外,日本政府的对外经济援助ODA里面也经常包括这种基本建设项目,因此那位朋友常年出差在外,在东南亚、中东和非洲的发展中国家干这种工程。

  一次和朋友见面时,笔者顺便问了一句:“这次又是中东?那地方可不太安宁,要多注意安全哟!”

  谁知道朋友的回答是:“这次的地方安全,是在美国。”

  “在美国干吗?难不成你们连美国的基本建设工程都承包得到?”

  “干桥梁。”

  笔者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帮美国人造桥?美国人可是现代桥梁的老祖宗,美国人在别人还只会用石头砌桥的一个世纪以前就已经用钢缆拉起了一座又一座的大桥,纽约的布鲁克林桥、旧金山的金门桥,哪一座不是经典?怎么连日本人都能承包得到美国的桥梁工程?笔者并不是看不起日本的桥梁建筑技术,日本的桥梁建筑是很有名的,但在笔者眼中,日本的桥梁建造技术怎么也不能超过老祖宗美国啊,加上日本高昂的造价,因此,日本建筑公司在美国建筑市场中应该不具有竞争力啊。

  朋友接下来的话可让笔者开了眼界。

  美国确实是钢索桥的鼻祖,但是美国人已经有好几十年没建过桥了。虽然桥梁建筑的理论大家都知道,所建造的桥梁的资料也都在,但已经没有实际干过的人了,因此在这次建桥时,桥梁建设的老祖宗只能请别人来干了,而日本人的桥梁建筑水平在竞标时占有了优势。

  制造业就是这样,从无到有容易,而原来“有”的东西变成了“无”以后再要恢复那个“有”,将会遇到想象不到的困难。特别是在一个产业全部消失的时候,重建这个产业所要求的投入会让人望而却步,从而使产业一旦“走”出了国门就再也回不来了。这是因为资本流向了其他的领域,原来生产这些产品的厂房和设备随着产品的消失而被挪为他用或者废弃,有经验的生产工人们也全都各谋出路。而且,恢复生产的难度和新开发一个产品的难度相差不大,但在新开发产品时有一种对未知利润的向往作为动力,而恢复生产时是知道利润率的,所以一般一个行业一旦消失就再也重现不了了。

  现在日本国内消失或者濒于消失的产业很有几个。中档以下的服装、箱包这些劳动力密集的产业自不用说,连日用陶瓷这些原来在国际市场上很有竞争力的产品也几乎不存在了。而且这几年的生产转移和前几年又有了很大的不同,转移的并不只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和产品,不少劳动密集度并不高的产品也在转移之列,甚至在不少情况下为了海外转移而进行技术改造,在提高了自动化程度、减少了人工干预的需要之后再往海外转移。据说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海外工厂的工人技能不如日本国内的,为了减少海外生产和国内生产的产品的质量差异,即使在海外生产中也要尽量地减少使用人工。和人们想象中的不一样,那些为了节省人工费用而转移到海外的日本大企业,它们的海外工厂的自动化水平和设备水准一般都要高于国内工厂。

  虽然这样做所节省的人工费用比重较小,但由于海外的地租和税金一般都小于日本国内,所以这样做还是有利可图的。最主要的是海外工厂的产品不管是出口还是进口都是隐性的,记不到日本的名下,这样日本在国际上受到的攻击能少一些。

  海外工厂自动化程度的提高也会带来国内工厂自动化程度的提高,这样在国内继续开工的那部分工厂对人工的需求也就更加减少。前几年,松下电器要在日本国内建一条彩电等离子板的生产线,那已经是松下公司多少年以来第一次在日本国内建设新厂了,各地展开了一场招商的混战,结果兵库县的尼崎市胜出,把这个厂弄到了手。

  但是弄到手以后才发现上了当,这个占地30万平方米,最终年产42英寸等离子板100万套的工厂居然只要不到100个人就玩转了,不要说指望它解决尼崎市的就业问题,连卖便当的生意都没有增加。

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

俞天任.jpg

俞天任打赏.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俞天任:流动的资本没有国界

上一篇:俞天任:大企业成了技术推广的障碍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