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亦夫:怀念我的走狗

  我的走狗名曰黑狮,虽然不是有名的犬种,却也生相不凡:通体黑亮如缎,唯耳尖、背线、尾端及四蹄雪白若染。骨架高大,敦实威猛。吠声洪亮,百步可闻。那时,我生活在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族,口粮本来就不足,所以养一条狗,对我而言一直是不可能实现的空想而已。1976年的地震,忽然给了我一个机会。地震以及有关地震的谣言打乱了乡村生活的平静,也摧毁了人们勤俭持家的信念。将近一千号人住在村外临时搭起的窝棚中,想着有今无明的日子,忽然都出奇地奢靡起来:顿顿白米细面,餐餐酒肉飘香……在这样的氛围里,我从老油坊一群外乡人那里抱回的毛茸茸的小狗,就在几句轻飘飘的数落声中被接纳了。半年有余的避难生活结束的时候,它已经出脱成一只漂亮的半大狗崽,家人们也已经对它有了感情,于是被我起名黑狮的这只柴犬,终于名正言顺地做了我正式的走狗。

  称黑狮为我的走狗,于它是名副其实的。黑狮不是宠物,它不可能像现在城里人家的宠物犬那样被呵护有加,安享富贵。它的主食是糟糠和剩饭,副食是偶然遇上了一泡热屎。它处在那样的时代,那样的环境,所以不可能沐浴生命平等观念带来的恩泽。它总是在家人的斥责声中,仓皇地夹着尾巴,东躲西藏。它是闲汉街痞、猎户浪人眼中的一锅红烧狗肉,随时都得提防来自暗中的枪弹、利刃、棍棒及砖石。黑狮不是猎犬,也不是自立自食的野狗,它的性格中既没有勇者的凛然和无畏,也缺乏适者的狡黠与残暴。它是一个标准的被豢养的乞者,只能干些惟命是从、摇尾乞怜的勾当。黑狮是在窝棚村长大的,它吃惯了百家的嗟来之食,因而成了一个乱眼,有点亲疏不分。无论见人见贼,它都一律轻率地表忠示爱,这让我这个少年主子多少有些丧气和脸上无光。但总体而言,黑狮还是给我的寂寞童年带来了无以数计的欢乐和充实,让自幼身体孱弱、性格胆怯的我,因狐假虎威而生出些许的勇武。我迄今仍清晰地记得这样令人激动的一幕:我们一群村童在塬上割苜蓿,同宗另族的两伙人为地界发生了争执。对方人多势重,眼看我方就要吃亏。就在这时,黑狮恰如其分地现身了。它从不远处的村道上飞速地奔来,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即将动手撕打的一帮孩子们全都被镇住了。他们战战兢兢地呆在原处,任黑狮在他们的脚下东嗅嗅、西闻闻,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一下……一个足以引发宗派血拼的火种熄灭了。此功皆在黑狮,那只总被村里的大人们一脚踢得嗷嗷叫着逃远的我的走狗!

  作为一只乱了眼力的的柴狗,黑狮在不识好歹的同时,却也保持了对主子的绝对忠诚,忍辱负重地履行了一个走狗所应担当的全部使命。在我的记忆中,像在苜蓿地中解危救难的壮举并不多见,它更多地是默默地追随在我的身后。它已经长成了一个健壮、漂亮的成年大狗,但威风的外表并没有给它任何自信,整天一副蔫头搭脑的沮丧样子。只有偶然在远离人群的时候,它会如同怀念起了原始的野性一样,猛地发出一两声洪亮而郁闷的吠声。我就读的学校离家有三四里地,而且要穿越一道荒凉的壕沟。我至今弄不清楚,当时乡下的上学时间怎么总是那么早。无论春夏秋冬,都是顶着满头的星月去学校。一路护送我当然是走狗的使命。到达学校门口时,它往往被我踹了一脚,然后兴高采烈地独自沿原路返回。

  如今我坐在书桌前,看似深情地怀念我的走狗。但在我与它朝夕相处的童年岁月里,我却是那样的自私,那样的无视它的存在。好像是在我小学毕业那一年,患哮喘久医不效的四叔,偶然得一偏方,说是将半熟的狗肉泡酒,在地下深埋一冬,次春启坛,饮酒吃肉,绝对包有奇效。四叔用一块钱打发我去赶集,然后偷偷将我的走狗宰杀剥皮,烹成了一锅狗肉。赶集归来,得知消息,我在若有所失地哭过两声之后,毫不迟疑地啃起了香喷喷的狗腿……

  黑狮,一只在离乱中和我偶而结缘的狗,从那一刻便告别了至今仍是谜团的身世,告别了生活本来存在的若干种另外的可能,在贫寒严酷的环境中,因饱受屈辱和磨难而丧失高贵及野性,丧失了作为一个独立生命的自尊,沦落为我的走狗。既是走狗,自然就逃避不了“狡兔死,走狗烹”的注定结局。如今用它那身黑亮如缎的毛皮缝制的褥子,夹杂着我对它零乱而复杂的记忆,是黑狮以我的走狗身份曾经存世的一丝痕迹。

  这样貌似温情的怀念,或许是盲目可笑的。是我自作多情的想象,给一条狗的生涯蒙上了悲剧的色彩。其实黑狮未必如我想的那样痛苦。它是我的走狗,是一个具体的、近距离的主子的走狗,因而它的生涯是具有明确目标的。拥有明确的生活目标,不能不说是一份财富甚至奢侈。黑狮是我的走狗,而我又是谁的走狗?是生活的走狗,还是信仰的走狗?两者在我的眼里却总是如此的模糊,让我时时在困惑中走向迷失……

亦夫.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俞天任:山寨啊山寨

上一篇:杨文凯:日本政府上调消费税再闯鬼门关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