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万景路:鲸鱼料理与捕鲸

  每年都见澳大利亚的“反捕鲸舰队”曝光日本人捕鲸那些血淋淋的画面,对鲸鱼料理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就都不免有了一丝敬而远之的意识。当然,不像鲸鱼料理圣地长崎,东京的鲸鱼料理不大多也是原因之一吧。有朋自“国内”来,指定要吃鲸鱼料理,只得勉为其难鼓起勇气,料理了一次鲸鱼。

  不吃不知道,一吃还真就吓一跳,才知道堪称海中巨无霸的鲸鱼却也是可以从头吃到尾的。鲸鱼料理可谓是丰富多彩,头部的鲸舌,可以制作刺身也可以制成炖菜,美味可口;腮肉的上颚肉制的咸肉也是别有风味;而鲸鱼内脏锅,味浓而香,最适烧酒;鲸鱼皮也可做刺身,很有嚼头;“御田”(おでん)里煮制的鲸鱼皮烂乎乎的,入口也别有滋味。而真正的鲸鱼肉料理就有很多了,最常见的当然是刺身,有点血红,味道说实在的,感觉一般,不过,鲸鱼肉制的香肠,味道倒是很不错,盐烤鲸鱼肉和炸鲸鱼肉块也很入味,个人感觉最不错的当属鲸鱼鱼排和鲸鱼肉块串烧,既有西式风味又有和式元素,可谓是东西方料理的完美结合,最重要的是色味俱佳。也尝了熏鲸鱼肉,也许是个人口味不同,没吃出什么特别味道来。总之,鲸鱼料理可圈可点,也就明白了鲸鱼肉渐渐淡出日本人的食桌并不一定都是贵的原因。

  其实,日本人吃鲸鱼肉的历史很长,早在12世纪日本人就开始捕鲸了,还有更玄乎的说法,说是根据和歌山附近出土的那个鲸鱼骨架考证,日本的捕鲸史直可追溯到8000年前的绳文时代。照此推论,至20世纪国际捕鲸委员会禁止商业捕鲸为止,可以说,日本人已经吃了近万年的鲸鱼肉了,听着就明显不大靠谱。

  1986年,在日本以科研为目的的多次申请下,国际捕鲸委员会批准了日本可以在南极和北太平洋捕鲸,但同时也表明了不可用于商业目的。但人们心知肚明,日本人以科研为借口捕鲸,研究到肚里才是其最重要的用途。日本捕鲸协会在国际捕鲸委宣布禁止捕鲸后也发声说:捕鲸是日本历史和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禁止商业捕鲸的做法,正在掠夺日本文化和传统的重要部分云云。非止如此,他们还在其协会的主页上进一步宣称:在日本历史中,人们通过捕鲸产生了信仰、民族舞蹈和传统工艺等,使得捕鲸文化得以传承,这是日本人与鲸鱼共同走过的历史见证。

  我吃你,吃出了信仰,吃出了民族舞蹈、工艺,理由不仅冠冕堂皇还透出了相当的霸气。霸气的后面实际上日本政府是有着广泛的民意支持的,之所以这样说,虽然吃鲸鱼肉已经不是很普及的事情了,但日本人确实还是对捕鲸吃鲸肉有着难舍的情结。那是因为二战前后的战争时期,是大量的鲸肉补充了日本人体内所需蛋白质的一半甚至以上,东京农业大学教授小泉武夫所著《鲸鱼救国》里指出:在捕鲸量达到顶峰的1957年至1962年,日本国民在动物蛋白质的来源获得上鲸鱼实际占有比例达到了70%,甚至在1954年的《日本学校午餐法》中明确要求在义务教育的小学、初中阶段提供鲸鱼肉以改善日本儿童的营养。这是什么概念呢?也就是说今时的6、70岁的日本老人,他们就是当年吃鲸鱼肉长大的那批孩子,是对鲸鱼肉有着一种特殊感情的群体。日本人对鲸鱼之眷恋,只要看看日本全国林林总总的各种鲸鱼博物馆、鲸鱼纪念馆和鲸鱼资料馆就明白了。

  虽然日本人吃鲸鱼肉的比在例逐年下降,甚至在今天的世论调查中,已有53%的日本人表示从没吃过鲸鱼肉,但近几年来,鲸鱼肉又开始走俏起来,尤其是外国观光客来日,除去刺身寿司,最想品尝的还有鲸鱼肉,这也相应的推动了捕鲸业和鲸鱼料理的发展。根据日本鲸鱼研究所的数据显示,日本鲸鱼供给量已由上个世纪90年代的1700吨增至2006年的5500吨,而且这些数据近几年还在明显上升中。这说明了日本的捕鲸活动又已经恢复到了相当规模的产业和市场。虽然捕鲸在日本经济中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但对沿海地区的经济影响还是蛮大的。现在日本仅在太平洋侧就有捕鲸船1000艘,鱼师10万人,六个捕鲸基地。比如其中的大地町,捕鲸几乎可以说是他们唯一的谋生手段,这绝对是一伙坚持“生命不息,捕鲸不止”的群体。

  因此,有了上述这些原因,估计,“反捕鲸舰队”的行动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还是任重道远的。还有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理由在支持着日本坚决捕鲸,那就是大鱼吃小鱼,而鲸鱼是吃金枪鱼的,金枪鱼是什么,那可是日本人,包括外国人都最喜欢的日本刺身用鱼,鲸鱼不杀,日本人就不能安心吃金枪鱼刺身。

  顺便说一句,吾国可是一直支持日本的“科学捕鲸”计划的,并在日本“取消小型鲸豚类保护”的提案中投了赞成票的。

万景路.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龍昇:樱花开时吃野草

上一篇:弥生:夏日炎炎里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