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邓星:情歌

  大概是去年吧,酒吧来了一位新客人。三十多岁,一进门就用中文开始对话。

  也算很厉害了,他曾在北京清华大学呆了一年左右,后来又在上海工作过三年,当然是在日本公司。这段时间不算很长,能够用基本正确的文法讲话,还知道不少街头文化,会说“装!、搞笑、闪了,” 等现在流行的话,什么中国电影,范冰冰、张曼玉、王菲等他都知道(当然多数是美女),而我却一问三不知,像倒了个位置。

  可惜发音实在不怎么样,以至于我常常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日本人讲外语,属于舌头最难转弯的,很难消除他们原有的发音特征。

  可是其他日本人听不出什么发音准不准啊,问我,“这个人是中国人吧?”哈哈,可见单凭外表,他们也分辩不清。

  这名客人来后,第一天就问我能不能放邓丽君的歌碟。我说有是有的啊,但酒吧里没有,等我从家里找出来。之后他每次来,都会要求放给他听。他最熟悉的是“月亮代表我的心、甜蜜蜜、夜来香、小城故事”等。每次放,自己当然也就跟着听一遍。我问他,听没听懂歌词的意思?他说不大懂。即使这样,也还是喜欢。

  我明白,他是要在这里怀念他曾经历过的日子。

  是会有这种感觉的。自己曾经呆过的不熟悉的地方,经历过的那些事那些情形,之后又在不同环境里重现,即使是只有很少的一点相似,也会感到特别怀念,勾起当时的种种心情。

  邓丽君歌声纯净甜美,表现情感准确,歌词多数都是些浅白缠绵的内容,充满人之常情。她的歌属于雅俗共赏,即使听不懂歌词意思,也很容易接受那些旋律。

  刚开始听邓丽君歌碟时的往事,也不由自主在心里地时隐时现。记得刚开始听见简直有点吃惊,“原来可以这样唱歌的么?”因为当时自己的脑子洗得一穷二白。

  过后,当然是多年过后,越来越明白,人的真情实感就是那样简单的。

  情歌谁不喜欢?那是生活的甜品。其实说来说去,全世界永远也不过那几句话。的确很多时候,不用懂歌词,看人怎么演唱了,音乐本身就具很强的感染力。就如自己听其他歌手的歌时,除了中文歌,如那首《当你老了》(那不是情歌,但朴实无华很不错),其他外国歌的歌词,最多也只听懂几句。

  像那位西班牙著名的“永远的情歌王子”胡里奥(Julio lglesias),是拉丁音乐界唱片销量最高的歌手。尤其喜爱他较早期的歌,自己听见时也已不早了,1970~1980年间相继推出的《肌肤之花》《爱》、《献给墨西哥的歌》、《嘿》等,唱片销量突破一亿。真的是听了不知多少遍了,每次听依然觉得好听。

  还有也是西班牙的,鲁兹·卡鲁莎(Luz Casal),从摇滚到情歌,声线悠远绵长,时而婉转低回,亦不乏强烈的爆发力。她的歌声超越了文字和音乐的限制,完美地将作品的内涵发挥到极致,极具感染力的现场表演在艺术圈内独树一帜,为听众提供了更多的想象空间。以后有机会,一定去欣赏她的现场演唱。

  更早的像王牌爵士歌手路易阿姆斯特朗,一首《月亮河》,传遍全世界,永远听不厌。

  音乐就是这点好,可以不分国界不分人种,牵动所有人心里的共鸣。

  听一首美丽情歌,让它慢慢在心里流过,是一种至高享受。

邓星.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杨文凯:从潇湘八景到富岳三十六景

上一篇:俞天任:古怪的日本手机文化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