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俞天任:转职带来的问题

第71章 转职带来的问题

  neet是一个社会问题,当然也并非所有离职的人都窝在了家里。一直到最近为止,日本的失业率一直很低,再找一份工作并不难,在这里干不下去了辞职再找一份就是了,或者干脆就不找正式工作,打打零工过日子。这种人叫“自由人”(freeder,这是个“和制英语”单词,free+der),自由人无拘无束,想干就干一天,不想干就休息。

  由于这些原因,最近中小企业中招来的人中,工作未满3年就离职的比率居然高达40%以上,这个比率引起了一系列极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日本企业基本上是采取年功序列的分配方式,收入和在企业服务的时间长短成正比,经常换工作首先在收入上就是吃亏的,除了从别处挖墙角挖来的人之外,换工作的结果首先是收入减少。除了年功序列造成收入降低之外,频繁更换工作对本人的技能磨练也有影响。制造业的技术技能全是花时间磨练出来的,没有过硬技术技能的人找到了新工作以后,除了打杂之外也不可能派去担当比较重要的工作,这样,本人的热情进一步降低以至于有可能再次离职,几次下来,这样的人除了当自由人之外就是去当临时工、季节工了。

  这就又出来了一个名词:“working poor”,工作着的穷人。现在,日本的传媒对这个话题的讨论很多,这些人工作时间长、强度大、收入低,而且有点风吹草动立即就被企业扔掉。传媒似乎很同情这个弱势群体,但就是没有人去问一下,这个群体是怎么形成的?这个群体中的成员自己有些什么问题?因为直到近几年为止,日本应届高中生、大学生的就业率没有过什么大问题,即便是在“就职冰河期”,也只是找不到自己要求的那个档次的工作而只能降低档次就职而已,事实上,这个群体本来是不应该存在的。

  这个群体的存在还会引起其他的连锁反应,企业主能够利用这个群体的存在去压缩正式工的数量和收入,从而使年轻一代的整体收入降低。低收入又使得青年人无法结婚、生育。统计资料显示:年收入350万日元以下的人是无法结婚的,而生育和抚养后代又需要更多的收入。所以,年轻人贫穷化的直接后果就是社会出生率进一步降低,老龄化进一步加剧,导致在工作的人身上的负担变得更重,个人所得进一步减少,最后形成了一个不断加剧贫富差别的恶性循环。

  没有贫富差别的社会是不存在的,存在一定的贫富差别还有助于激发人们的上进心,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就是这个意思。问题是日本现在的贫富差别特别古怪,日本基本上不存在绝对贫困,除去极端的例子之外,衣食无着的现象几乎没有,因此,这种贫富差别激发不了什么上进心。

  日本企业用正式工的代价是很高的,比如一个人进来3年又走了,这3年里包括年金、保险、交通费在内,企业一般每年起码要支付400万日元,3年就是1 200万日元,约合13万多美元,还要加上在职业介绍所刊登招工广告的50万日元,人一走就全打了水漂。

  即使根据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理论也无法得出企业方没有损失的结论,因为一般在日本制造业工作不到3年的人还不能独立工作,也创造不出能够让资本家剥削的剩余价值。3年之内走人对企业来说是很不利的。

  这样的结果,除了本人无法获得作为一个社会人所必需的技能和技术,从而只能打打零工、一辈子陷于贫穷而无法自拔之外,用人一方的企业除了在支付工资方面有所损失外,更重要的是无法获得技能和技术的人才。这样,越来越多的企业把目光放到临时工和外国人身上。现在,日本不少企业在合法或者非法或者不知道是合法还是非法地使用外国人,包括丰田的总装线。这种能同时听到三四种语言的企业是不稀奇的,但连语言都不能相通的企业制造的产品的质量是非常可疑的,“日本制造”的品牌讲究的是精雕细作,因为日本不太有别人没有的产品,日本人的长处在于他们能比别人做得更好一些。如果不能精雕细作的话,即使生产地在日本国内,也不能先天性保证质量一定合乎要求。而在一个连作业手册的翻译都没人能保证是否正确的情况下,还谈什么精雕细作。

  这样下去的结果,必然就是手艺的逐渐退步和质量的降低。

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

俞天任.jpg

俞天任打赏.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俞天任:差距有多大

上一篇:俞天任:只有一条命纲太危险了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