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俞天任:命纲会不会断裂?

第73章 命纲会不会断裂?

  据说丰田人成天在想的只有一件事:“现在的做法是不是最好的?”回答是现成的:“当然不是。”接下来就是去找哪儿不好,如何改正。这就是最有名的丰田式“改善”,见过丰田式改善的人绝对对那种工作方式印象深刻,更不要说是被丰田改善过的了。

  不要说外国企业对丰田受不了,就是日本企业,只要不属于丰田系列的被丰田改善了以后也会郁闷万分。笔者知道一家金属零件加工公司,原来做三菱自动车的活,前几年三菱在出了好几次事故以后风雨飘摇,市场销量大减,直至最后停产整顿,这样那家公司就没有了订单。没办法只好改换门庭投靠丰田。

  那家公司有一定的规模,改换门庭是在地方政府和经产省的指导下进行的,丰田只能接受这种安排,但也派人来进行管理上的指导,不然上不了丰田的轨道。那家公司对丰田来人的指责经常有一种五雷轰顶似的震撼。

  比如机械加工工程完了之后,操作者要打开机床的门来观察一下加工情况,而这开门的幅度就被丰田亮了红牌,一般人都是把门全拉开来身体伸进机床里面去看,而丰田则要求把门只开到齐肩宽,只把头伸进去观察,理由是这样节省时间。真要测量被节省下来的时间估计也不会超过0.1秒,但丰田就是在这0.1秒上做文章。

  机械加工中还有一种很普遍的方法,就是加工工程完毕之后用压缩空气吹掉粘在加工工件上的切削用加工液和金属切屑什么的,但丰田不这么干,丰田是让加工过了的零件经过一段斜坡之后再用压缩空气吹,理由是这样能够回收更多的切削用加工液,那家公司在丰田的指导下这么做了之后,居然每年在加工液一项上就可以节约600万日元的开支。

  这就是能在干毛巾里拧出水来、闻名于世界的丰田式“改善”,用丰田的话来说:“所谓工作就是‘改善’。”丰田就是坚持靠这种枯燥而不起眼的改善工作爬上了汽车工业的顶峰。“改善”在英语中对应的单词是“improvement”,然而在英语中对应所谓“丰田式改善”的单词是“kaizen”,日语中“改善”的译音。

  在产业的发展上除了“improvement”之外,还有一个词叫“innovation”,这个词在中文中一般翻译成“革新”,但实际上有时候这种革新的规模、爆发的能量和带来的结果能够和革命相比。

  在原来还用唱机听音乐的时代,大阪有一家专做唱针的公司。这家公司生产的唱针的品质世界第一,还原力好又不损伤唱片,可以说是高级唱机的唯一选择。当时这家公司生产的高级唱针占了世界市场份额的80%,几乎没有人能够挑战这家公司。

  可是这家公司现在已经没有了,理由很简单,因为唱机已经没有人用了。激光唱片的出现,特别是后来CD的普及,使得唱片和唱机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只有收藏家感兴趣的古董,品质再好的唱片也无法与最普通的激光唱机竞争,更不用说现在的iPod了。

  这就是改善的局限,日本人现在最心惊胆战的一点就是汽车工业会不会也出来一个这样的innovation,更直接地说,就是现在的燃油汽车会不会被电动汽车完全取代?

  如果那种事情发生,日本将失去唯一赖以维持产业生存的命纲,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就不敢想象了:丰田、尼桑、本田这几家大汽车公司一落千丈,围绕着几大汽车公司运行的中小企业的订单将全部消失,企业也纷纷倒闭,社会上充满了失业者,一言以蔽之:日本将彻底沉没。


  有人会怀疑:就算真的出现了燃油汽车被电动汽车取代的事实,为什么日本人就不能制造电动汽车呢?说日本就一定会沉没是不是太过分了?

  日本人有不少迷信,这个“电动汽车亡国论”也是从日本人的迷信中发展出来的一种论调,结论虽然有点过激,但是挺符合日本人的迷信,所以相信这个论调的日本人还不少。

  和天生具备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的美国人相比,日本人有一种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的倾向,看过笔者《有一类战犯叫参谋》、《浩瀚大洋是赌场》的人肯定对当时日本陆海军军人制定出来的作战计划的复杂性有深刻印象。这种天性反映到制造业上,就是日本人设计的产品特别复杂,而习惯于复杂的日本人也确实有一种能把复杂的东西整合起来的能耐。

东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连载

俞天任.jpg

俞天任打赏.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骏骏:夜宿大田屋

上一篇:俞天任:复杂的东西干不了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