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小林:日本女八路 加藤昭江(四)

  武藤惠子跟着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安东支部长小林清,今天去五龙背,明天去本渓湖,走遍了辽东地区日本人统治时代的红十字会医院,关东军陆军医院,和满州铁路医院。毎到一个医院,都召开全院工作人员大会,由工作组的中国同志讲话,随后由小林清用日语讲,讲中国革命形势必将取得胜利,谈中日两国人民友好,欢迎愿意留在中国的日本医务人员为中国人民,东北民主联军服务。经过他们的宣传,毎个医院都有不少医师,护士,甚至理发员,炊事员自动向工作组报名,表示愿意留在中国,参加革命。

  可是也有人说:“我的祖国是日本,不参加中国革命。” 甚至有个别人在背后散布“小林清是日奸,将来乗船回国时,把他丟到大海喂鯊魚!”

  小林清就和他们讨论,讲道理。大部分的人都接受现实情况,毕竟日本是战败国,中国人民不但没有侮辱他们,还真情实意地欢迎他们留下来工作。于是他们大部分都参加了中国革命。

  有一个叫工藤的外科医师,是关东军陆军医院的,他短小结实,眼睛黒閃閃,露出凶狠的神色,刚一见面他就数落道:“你给中国人做事,不配做日本人!日本资本主义发达,不会发生革命的,我不愿意留下来参加中国革命。”

  小林清耐心地和他谈,东北民主联军是人民的子弟兵,实行官兵平等,男女平等,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真情实意地欢迎日本医务人员留下来工作,愿留的可以留下,愿走的我们欢送。但是,什么能够回国,却不好说。因为现在国共内战,没有船。而且让老人,妇女,儿童先走是原则。你是先走不了的。

  小林清还对他说: “你想回日本,但回不去,等待回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好好活着,好好活着就得适应在中国的生活与工作。所有的日本人,对于留用,应该没有不满,只不过你有不得不留下来的心情罢了。

  其实你内心里有一种义务尚未履行之感。那就是你所要做的事尝还了日本人曾犯下的罪行。你帮助中国人民,觉得完成了一项重要的义务,应该感到自豪。

  你应该觉得没有浪费时光,为了我们的邻国,为他人的幸福而工作,对自己的人生来说也是很有意义的。虽也有悲伤,不痛快的时候,但困难都克服了,那将会是愉快的回忆。”

  工藤医师经过教育,相信小林清说的是真话,愿意和夫人一起留在中国。小林清安排他去东北民主联军辽东军区卫生部所属的第四陆军医院工作。

  工藤医师后来在第四野战军的后方医院及野战医院干得很出色,得到第四野战军卫生部的表彰。他们夫妇在1958年从天津搭乗“白山丸”回日本。

  那天,他们俩踏着没膝的深雪,赶到辽东军区第一后方医院里。把全院的日本人集合在一起开座谈会。小林清在会上讲了中国解放战争的情况,和目前南满的形势,又讲了日本吉田内阁的性质,和日本人民的斗争现状。大家听得很有兴趣,有的还提问。

  一位医师当场提问说:“小林君的话很有趣,你说我们要胜利了,为什么现在还在山里?敌人兵力多,装备好,又占着城市,难道他们甘心失败吗?既然说我们胜利,为什么老是撤退呢?”他提完了,一部分人还大鼓其掌,表示和他有同感。

  还有一位女护士向他们发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国呀?”

  人们听着都笑了,有的还在会场上起哄。

  参加会议的医院民族干事摆了摆手说:“这件事不要再提了,现在提出来也没有用处,为时尚早。”

  等到人们提完问题,会场上静下来了。小林清把武藤恵子手里的记录本要过去,翻看了几页,向大家从容不迫地解释起来。

  小林清針对大家普遍关心的形势问题,用他那清晰的思路,善于辩论的口齿明确地说:

  “从现象上看,确实是这样,我们在南满是撤退了。可是我们北满的部队又打回松花江南,取得了重大的胜利,难道这不是事实吗?大家应当相信,我们守在山里是暂时的,我们一定能打破敌人“先南后北”的计划。再就是敌人兵力多,装备好,又占着城市,他们不会甘心自己的失败,这也是事实。问题是敌人要守住他们占领的城市,势必会造成战线长,兵力分散,彼此失顾的局面。加上敌人士气不高,不得民心,这正有利于我们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积小胜为大胜,一口一口地吃掉敌人,准备迎接将来的大反攻。大家一定要从困难中看到胜利,看到光明的前途!”

  问题解答完了,小林清把话鋒一转,向到会的日本医务人员提出希望:

  “大家要支持中国人民的解放斗争,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在历史上就是友好的。将来中国人民胜利了,中国和平了,我们在这里救死治伤的革命人道主义,一定会受到赞扬,中国人民一定会感激我们的!”

  回答他的是会场上一片热烈的鼓掌声。 

  随后,人们喜笑着从座位上站起来,找到小林清和武藤惠子握手,表示谢意。

  一个偶然的机会,武藤惠子在参加遣送第三批侨民回国的那天,认识了新从华中新四军来的日本籍干部加藤肇。当时,武藤惠子和小林清,正在镇江区一所小学校的操场上,检查回国人员的行李包袱。小林清突如其来地把一个浓眉大眼,额头宽大,穿着同样的军服,年纪比较大的青年军人,领到武藤惠子面前,向她介绍说:

  “这是加藤肇(1918-1991),镇江区民主政府的助理员,他将要在辽东军区卫生部工作。”

  又指着武藤惠子向对方说:“这就是从卫生部来的武藤惠子。”

  认就认识吧,武藤惠子在男同志面前也不封建,哪知加藤肇向她转动着黑眼珠,毫不认生地说道:“是啊,高鼻尖、大眼睛、小嘴巴,早就知道你名字啦!”

  他的话大概是从小林清那里听到的,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想到这里她害臊得脸红了,没有再回答。

  1946年10月,他们刚去安东火车站送走了最后一批走陆路回国的日本侨民,辽东地区的形势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国民党军破坏停战协定,蒋介石军队向南满进攻了。辽东军区机关要撤出安东市,小林清,武藤恵子他们也跟机关一起行动,坐上汽车离开安东市。但是有了新的情況,还有一批走水路的归国侨民没有组织完,小林清和武藤恵子被命令组织这最后一批走水路的日本侨民回国,日本侨民在鸭绿江边的码头上登船,他们尽快做完全市遣返日本侨民的煞尾工作。

  10月24日,全市遣送日本侨民的工作结束,但耽心的事果然发生了。安东市政府通知他们,国民党军从五龙背方向来了,马上离开安东往旅大方向撤退。

  傍晚时分,安东市民主政府所属各部门,及部队都先后坐着汽车离开安东。武藤恵子和小林清、加藤肇以及几个中国同志,共坐一辆汽车走在车队的后尾,但是他们坐的这辆车开出安东市区,刚到孤山附近就熄了火,停在那里不能走了。汽车马达出了故障,发动不起来,司机修理了半天也没有结果,他只好把车停在路边上,回安东想办办法去了。小林清,武藤恵子、加藤肇和几个中国同志都被困在那里走不了。

  夜静以后,冷气袭人,大家在车上等司机等得心里着急。深夜里,他们听到从五龙背方向传来隆隆的砲声。武藤恵子站在公路边,踮起脚尖朝安东市望了望,看到安东火车站一帯,有的高层建筑物己经着火了。安东城里在进行灯火管制,全市一片黒暗。她想:“军区机关走到什么地方了?还追得上吗?”

  一夜就这样在焦急和等待中过去了。天亮以后,他们几人決定轻装,东西该丟的丟,该烧的烧,随身只帯轻便的东西和手枪,乗一只渔船走水路去旅大。就在这时候,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枪声,看来国民党军已经进到安东市区的街巷里,情况更加严重。

  他们坐着一只中国渔船想过江,船行到江心就下锚了,因为那里是中朝两国的水界。幸好在他们面前的江流上,有一艘朝鲜的巡逻艇,正在向中国这边的航道上驶来。小林清摇着手臂,大声呼喊道:

  “我们是日本人,在东北民主联军工作,请你们来这边停一停!”

  “我们是东北民主联军,可以送我们过江吗?” 武藤恵子也喊了一声。

  艇上的朝鲜人大概听懂了这几句中国话,巡逻艇发出突突的声音,头冲他们转过来,很快靠近了江心的中国渔船。小林清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朝鲜同志看了看。这是他从安东市民主政府开出来的证明信,这时候拿出来,是想作为他的身份证明。朝鲜同志看过信,果然相信了,就把他们几个人接到艇里,马上又给找了座位,把他们当客人接待。巡逻艇很快又突突地启动起来,头往东面一调,飞似地切断水面,把他们安全送到了鸭绿江对岸。

  他们在朝鲜同志的关照下,饿空了的肚子吃进了甜酥的饼干,想着寻找的军区政治部机关也打听到了下落。等到朝鲜同志派来汽车,把他们送到新义州车站以后,他们就搭上火车, 向着中国边境的长白山地区进发,追寻自己所在的部队去了。

小林.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小林:日本女八路 加藤昭江(三)

上一篇:小林:日本女八路 加藤昭江(五)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