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万景路:风铃与木屐

  风铃与木屐,本不相及。但这两个物件儿,都是唐时传来日本,而且时至今日,又几乎同时成为了在岛国只有夏季才能集中得见的风景,连日本人自己都调侃说:“风铃和木屐,已是夏季独有的风物诗”。

  唐朝《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岐王宫中竹林中,悬碎玉片子,每夜闻碎玉子相触声,即知有风,号为“占风铎”。这岐王宫,指的就是杜甫《江南逢李龟年》中“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的岐王李隆范,他是玄宗之弟,以“雅美音律”闻名。他家园子的竹林里挂的那“占风铎”,据说就是中国最早的风铃。

  唐人好武,岐王家中的“占风铎”很快就以“悬铃示警”之功用在军事上被广泛使用。而《宋史.礼志》记载:明堂庭树松梓桧,门不设戟,殿角皆垂铃。可见,在宋时,风铃还被用于建筑上了。少了肃杀之气,多了点警惕、和平之意,却还带出了一点风水的意思。风水近宗教,风铃就又悬在了寺庙的檐角,寓意惊觉、欢喜、说法,至此,风铃和佛教又扯上了关系。

  风铃最初就是与佛教一道传入日本的。为了区别于绳文时代出土的“土铃”,当时他们称之为“风铎”,是集占风、警醒、美观诸用途于一身的。即使到了现代,看日人去神社、佛寺拜祭,也要先拽一下殿前铃铛以惊醒神祗,这还怕不醒,还要再击掌三下,是一定要把神弄起来再拜祭的。到了江户后期,风铃摇入寻常百姓家,人们在和式住宅檐角挂风铃以测风,兼具感受清凉之功用。风吹铃鸣,风凉中就又透出了一丝风雅来。不过,到了现代,日人行事作风已发展至一切以“不给别人添麻烦”为最优先要旨,而铃声扰人,风凉风雅也就只好让步于行为规则了。想听风铃的悦耳鸣声,也就只好等到每年夏季的风铃展或去神社、佛寺,才能欣赏到那令人心宁安静、神清气爽的摇曳悦耳之风铃舞了。

  木屐本我天朝物,是汉代人日常穿着之履。木屐也是唐代时传入日本,一般日本历史也承认这一史实,但却也有不同声音出现,有些日人拿《古事记》说事儿,说当初为引天照大神从高天原石洞里出来,舞神天钿命就站在桶上跳英格兰踢踏舞,外加脱衣,这舞不能没鞋呀,于是,日本历史学家就据此断定当时舞神一定是穿了木屐跳的脱衣踢踏舞,却是浑忘了那段历史本就属瞎编,倒是应了“谎话说千遍,连自己都信其真”那句话了。陈寿的《三国志》中也曾有记载日人“皆徒跣”,陈寿是晋人,由此也佐证了起码在晋代时的倭国,尚无鞋可穿。

  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中有“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谢公者,南朝诗人谢灵运也。诗中的“谢公屐”就是指谢灵运登山所穿的木屐。由此,醉心于唐文化的日人始称“谢公屐”为“山屐”。平安时代后期的歌人大江匡房的《八月十五夜诗》中有“山屐田衣三五夜,短低帽放游天”传世。前唱后和,浑然天成,这倒是中日间关于“木屐”的一段佳话了。

  木屐虽传来日本,但直到江户前期为止,并没有发展太快,一般庶民还是以“草履”为主。到了江户后期,日本木业繁盛,木屐作坊开始大量出现,木屐才成了普及物。日本人也由只限于雨天出门穿的木屐,在平时晴日也开始穿用了,而且男女皆流行。女人穿了木屐,和服款款,打着红油布伞招摇过市,就显得袅袅婷婷。而男人木屐配上便装和服,摇扇游于肆坊,就让人想起了了永井荷风的《晴日木屐》。也看日本时代剧,每见江户武士打斗时,因穿木屐,就难以腾挪跳跃,惊险度刺激度自然减值。跑起来上身不动,全得靠下身出溜,滑稽之处,也让人莫名的想起武大郎来。

  战后曾有一段时间,因物质匮乏,日本人只有木屐可穿。拜朝鲜战争爆发所赐,日本军工企业在美国的支持下得以飞速发展,带动了日本经济腾飞,人们也开始穿起了皮鞋。64年的东京奥运会,使得日本柏油路得以普及,至此,日本全民换皮鞋,木屐也就彻底进入了“下駄箱”(鞋柜),难得一见天日。若想看看日人穿木屐的样子,还得去舞伎出没的地方守株待“屐”,不过,那在和服的掩盖下的“木屐”真还不一定得见。

  那就唯有一途了,到了夏季,日本列岛除了烟花一路放过来,夏祭一路舞过来,看烟花观夏祭的人中,就能得见穿着轻薄和服,白白的光脚丫子套在木屐里,趿拉趿拉作响叽叽喳喳的女孩儿们成群结队的风景。当然,同季,在佛寺、神社也能看到美轮美奂的风铃,听到风铃那清纯悦耳的铃声。日本人把风铃和木屐视作夏之风物诗,这个确实可以有。

万景路.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万景路:让我们纠结的“结”

上一篇:万景路:日本牛是如何变牛的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