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万景路:日本牛是如何变牛的

  我们知道,自公元675年天武天皇发布“肉食禁止令”始,日本禁食牛肉长达近1500年,是明治西化才使得牛肉解禁。而后,仅仅经过了百余年的发展,现今儿的日本三大和牛(松坂牛、近江牛和但马牛),就已成为了名扬海外享誉世界的“名牛”。那么,日本又是如何使得当年那又瘦又矮明显营养不良的日本牛,变成为今天的肥瘦适中纹理清晰口感一流令整个地球人都馋涎欲滴的名牛的呢?这就要从日本牛的历史说起了。

  据日本《牛肉的历史》介绍,2000年前的日本人也杀牛食用,而且非只牛,鸡羊猴狗也都通吃。不过,普通日本人的这种幸福生活到了公元675年被彻底改变了。受传自我国佛教的不杀生影响,当时的日本皇室、政府及贵族等普遍崇尚食素。时任天皇天武天皇更是颁布了一个“肉食禁止令”来约束人们食肉。

  接下来不久的公元741年,当时的圣武天皇又发布了“杀牛马者,杖百”的刑律。至此,怕挨揍,普通日本人彻底断掉了食牛肉的口福。不过,这只是指普通人,据说在一些贵族等上层社会之间,吃牛肉被视为大补,因此,贵族食肉习俗也被一直延续了下来。安土桃山时期来日的葡萄牙传教士在他们的《记事》中就记述有“日本和尚虽然表面不吃肉,其实私下里还是吃肉的”等。感觉就与我们的“酒肉穿肠过”有点异曲同工了,只是不知日本和尚的“心中”是否留下有佛祖呢。据说即使是最避讳牛肉的江户时代,在江户市中心的“兽肉屋”里,也有牛肉卖,不过,不是做为食用肉,而是被当作“滋补强壮药”来卖的,看来,这日本人的另类指鹿为马之暧昧功夫还真就是源远流长。据记载,江户时代《忠臣藏》里有名的浪人义士大石内藏助,就曾以补药之名赠弥兵卫以牛肉。就连幕末幕府大佬井伊直弼被暗杀,也有着是因井伊家不给水户德川家献上大名鼎鼎的“味噌腌牛肉”之说存在。可见,牛肉在古代日本的上层社会是从未被禁绝过的,只是可怜了普通众生千余年不识牛滋味。

  据说当年佩里率“黑船来航”,在下关叩关时,曾要求日本政府提供二百只鸡和六十头牛。当日本人终于弄明白了佩里要六十头牛是要食用时,不由勃然大怒:“牛乃吉祥仁兽,尔等竟欲食之,‘达麦’(不行)。”美国人无奈,只好以鱼肉充饥,不久撤舰怏怏而归。由此,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即,百年前的普通日本人还是不肯食用牛肉的。盼星星,盼月亮,普通日本人千余年来直到熬到了“东方红,太阳升”,东瀛出了个睦人兄(明治天皇登基前用名)时,日本人才得以重识牛肉滋味。曾几何时,明治西化,一切向西看齐,明治天皇更是带头吃起牛肉。一时间,江户城内牛锅店如雨后春笋般随处冒出。日本有一位作家仮名垣鲁文写了一部《安愚乐锅》,曾一时热销坊间。“安愚乐”,即“盘腿坐”之意,日语汉字也写做“胡坐”,所以,“安愚乐锅”即指“盘腿坐吃牛肉火锅”。《安愚乐锅》描写的是牛肉火锅店里形形色色的顾客们之言论、形境,读来颇似我们清末民初的社会缩影,而牛肉锅之所以在当时的江户火起来,据说也是因了此书中的一句“不吃牛肉就是不开化的家伙”之故。从此,为了不被人视为腐朽,人人争吃牛肉锅。

  自此,日本人之对于牛肉,对于牛,以他们特有的精细、勤勉开始了改良研究。为了优化品种,先是让日本牛与西方牛杂交,经过努力,解决了日本牛的个头后,又开始设法优化日本牛的肉质。当然,给牛提供舒适的生活环境那是必须的了,牛养殖场宽敞明亮空气清新,活动牧场更是蓝天白云绿草如茵,如此环境,牛想发点牛脾气都难。而在牛的饮食上日本人也是煞费苦心,比如,大名鼎鼎的松坂牛,为使其肉质嫩滑、肥瘦均匀纹理分明,就有定期享受按摩和饮啤酒的待遇。不过,想像着日本人温柔的给牛按摩喂饮啤酒,而目的却是为了以使其油脂分布均匀以利食用,就有点不寒而栗。除此,日本牛平时的食料也是以稻壳、麦杆等制作成营养丰富的饲料喂食。而且,日本人还根据各地特色的不同培育出了近江牛、但马牛以及飞驒牛神户牛等鼎鼎名牛。即使在日本非名牛的普通黑毛和牛与欧美、澳新等国牛肉相比,也不知好了几多倍。所以,今天的日本牛可以说早已是扬名海外,即使是在我邦的“日料”店,也以能吃上一回正宗的日本牛而津津得意。日本牛,是真的牛起来了。

万景路.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万景路:风铃与木屐

上一篇:万景路:马鹿与阿呆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