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东京博士:东京春夜风物诗

  周末赶上了秋田开往东京的新干线,到家已过了23点。车到上野换坐快速列车上都是谈论樱花的年轻女性,偶尔有个周末喝醉了的工薪族,醉熏熏地皮包扔在2米多远,一头坐在车厢的地上喃喃而语不知道在说啥。

  因为都是长距离的旅途,因此最近很少有机会观察东京普通列车上的年轻人的流行和风貌,夜色深沉,与残雪消融的秋田相比,关东大平原的春天还是很守约地再现着四季的风采和人文,虎视眈眈的观察既失文雅,也非我等业余研究者之手法,当然若是专业记者更不会亮证觊觎。

  日本的列车无论白昼黑夜,一年四季灯火通明,窗明几净,虽然已是春天,入夜似有几分寒意,在秋田总部送走最后一个客户,匆匆结束了一星期的工作,于是才发现办公室的挂钟过了18点,不好!在磨磨蹭蹭今天回不了东京了,急急忙忙让总务部的鬼子开车送我到了新干线车站,还好,2分钟之内办完定座位上了站台,居然列车还没有来,山里的春风夹着残雪的蒸汽徐徐吹来,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少了件大衣,也记不得是忘在了刚才的车里,还是忘在公司。步入温暖得车厢呼呼大睡了3个半小时总算离开了春寒交织的东北地区,噪杂的都市车站才唤醒了我疲惫的一个星期。

  周末的东京车站永远是最拥挤的,几乎在连续的碰撞和[对不起]的道歉声中,终于赶上一班即将发车的快速列车,车内车外温差很厉害,那种日本女人最爱用的名牌香水味居然很好地掩盖了周末的酒气,我喜欢看车上的男人女人们的谈论,虽然他们说话很轻,但是百姓的交谈最能感受最朴实最无修饰的一个社会断面。

  车窗大玻璃就是一块块明镜,站在我左边的是一对刚下班的年轻男女,抓着吊环的女人的手白晰得让我情不自禁地想确认一下是否是北欧来的外国人,但是她的背影很快否定了我的好奇心,一头笔直的茶发,似乎没有1根互相粘连的,黑色的套装裙子配黑色的高跟长靴,但是个头还是比我矮一个头,特别是当我的目光扫了一下她微露在裙子与靴筒间不足2厘米的腿肚,立刻知道这种口径一定是榻榻米文化糟蹋的萝卜腿。

  估计是一个公司的职员,我的肤色算白的,不过跟他们比大概应该算黄,那个男人对着女人不知说着什么,女人灿灿地笑把头扭了一下,这个瞬间我从明镜般的车窗反射看到了她的脸,的确是想像中的一张美丽的脸,虽然精致的化妆完美无缺地让她早上至少提前40分钟起床,但是有利于社会有利于公众环境的美化舒心,也不失为一种国民素养吧。白晰的肤色,配上黑色的上质的套裙的确不炫耀,平淡中不失品位,她的抓着吊环的纤细的右手上白金的钻戒也是那么灿灿地偶尔随着列车的晃动闪烁一下,提醒着她的存在但并没有勾引你非份的幻想。东京的列车就是很普通的这样的一个人文景色,在黑和白的对比下始终得体地流动着不变中的变奏曲。

  当快速列车行驶了约10分钟停靠了第一站时正好是东京另一条热门地铁的换车的车站,车厢里一下子拥挤了不少,列车迅速开始启动,又开始风风火火地朝着下一站驶去。。。。。

  2个更年轻的女性,大概不过20,21左右,还是通过明镜车窗反射可以看到一个是穿着米色的短大衣,一个是黑色的针织外套,日本人皮肤天生就很好,而且肤色很白,加上学生都可以很随意地购买的价格昂贵的名牌化妆品,把她们包装的可以说即使没有很艳丽的,却也没有看着让人感到特别恶心的,化妆技术的百姓级别的普及在日本也可算是世界一流的,至于专业的美容店一流不一流那是另外一回事。

  估计这两个年轻女性是刚上晚英语夜校的回家路上,叽叽喳喳地没有一刻中止的谈论一直持续到我下车后占据了我曾经停留了约30分钟的有利地形,不过她们看到我站过的位子前面坐着的这个呼呼大睡,早年揭顶的中年人的脑壳谈论的兴致会大减的,这个家伙我打赌一定会睡到终点站,但那绝不是他下车的地方。

  女孩们虽然口齿玲利得很,但是分贝数还是比咱中国的有些旁若无人的喧闹要低很多,最多可以偷听到内容的也不过是临近的2,3个人,且不会吵醒眼前这个坐在位子上努力把不属于脑门上的几根头发从左右后三方迂回来掩盖顶门的无法(发)地带。

  米色短大衣的女孩不时夹杂着几句英文,好在还属于我能迅速破译的范围,看来是个英国谜,向往近期去英国留学,黑色针织女估计比她略大,说话略显稳重,不过话题一直被那个不停地在说的米色女孩领导着,女孩终于结束了她对欧洲文化,生活方式的崇拜话题,开始谈论休息天去哪里玩的事,于是看樱花成了她们的热谈,由于离开东京一周,对外面的变化一无所知的我居然从他们的谈论中获悉东京今年的樱花盛开将是这几天。

  樱花盛开的时间很短,连欣赏谢樱计算在内也不过1星期,如果1星期内遇上下雨天的话,那能够赏樱的时间就更少了。对我来说樱花盛开的记忆最深,因为我是4月初首次来日本,当天到达东京最繁华的新宿时惊讶地发现路边有积雪,1周以后立刻就是樱花盛开。说来也怪,东京与上海一样一年也不过下1到2次雪,也不一定能积雪,但是往往是到了开春,几乎是快3月底了,会发泄丝的猛下一场春雪后才再走人,以至于我这个老东京有一年都居然被欺骗一次,刚把雪地专用的轮胎换成普通轮胎,早上起来却意想不到被积雪封锁,花了30分钟才把车开上大道。因此对东京的樱花,我的概念一直就是每年的4月份的第一周左右。

  回到家,听家人说今年的樱花已经开了,看来列车里的女孩们的信息是真的,但愿下周别出差。。。

东博.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东京博士:鬼子之交淡如水

上一篇:杨文凯:戌年闲话忠犬物语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