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杨文凯:从上海到东京:内山书店薪火相传走过百年

  10月下旬,东京神保町举行一年一度的“旧书节”,吸引了众多爱读者体验淘书乐,也让外国游客徜徉其间感受日本文化。

  东京神保町,是日本首屈一指的书店街和出版中心,尤以汇聚了数百家各类专业书店和旧书店而闻名于世。著名的内山书店,就坐落在神保町中心的铃兰街上,今年迎来了创建百年的纪念日。

  作为在日本,乃至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专业中国书店之一,创建于1917年的内山书店在中日交流的历史上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内山书店创始人内山完造与鲁迅交情深厚,内山书店的百年史见证了中日关系的纠葛和中日文化交流的传承。

  在一个清冽的秋天的上午,《中文导报》记者来到内山书店,采访内山深店长,听他介绍了内山书店的前世今生和日中友好的百年史。目前,内山书店已经传到了第四代,近年来的经营方针也从促进中日友好扩展为沟通亚洲理解。

  据介绍,内山书店的第一代店主内山完造生于1885年,早年作为大学眼药本店参天堂驻上海特派员,推销眼药水。1916年,内山完造与井上美喜结婚,新居就在上海的魏盛里。内山完造经常赴中国各地出差,妻子美喜在家无事,完造便于1917年在住家的玄关前开设了一家小小的书店,这是上海内山书店的开始。当时,常驻上海的日本人逐渐增多,内山书店便以日本人为对象,专门销售日文书籍,由于完造本人是基督徒,内山书店也贩卖日文版《圣经》等——在上海,在中国,内山书店都是第一家。

  1927年,鲁迅从广东移居上海后,首次来到内山书店购买最新日文书籍,与内山完造夫妇结下友谊。此后,鲁迅经常光顾住所附近的内山书店,购买了大量日文书刊。内山完造在1930年辞去眼药水销售工作,全力经营书店,也与鲁迅成为挚友和密友。据《鲁迅日记》披露,从1928年到1935年,鲁迅累计去过内山书店500多次,买书1000多册,主要涉及思想史、文学、美术、外国图书的日文版等。内山书店对于鲁迅而言,既是“书店”也是“沙龙”,不仅提供了各种书籍、期刊等最新思想和信息,也让鲁迅通过这个空间与外界交流,成就了犀利的思想,建立起自己的共同体。

  除鲁迅以外,内山书店也汇聚了郭沫若等众多有过留日经历的中国文人和作家,更成为那个时代的左翼作家们接头、沟通、活动的据点。内山书店还多次迎来日本作家和戏剧人员访问上海,为中日文化交流提供了机会和场所,成为名副其实的文化沙龙。在鲁迅生涯最具战斗力和影响力的最后十年,围绕着鲁迅和内山完造的管道,几乎串联起了中日两国现代文学史上最重要的名字,演绎了中日文化交流的盛宴。现在,东京神保町的内山书店就悬挂着郭沫若在战后题写的匾额,可见内山书店与中国文化界渊源之深、交流之广。

  1931年,比内山完造小15岁的的弟弟内山嘉吉来到上海。嘉吉是小学老师,在日本教学生版画。内山嘉吉与鲁迅倡导的新美术运动一拍即合,受鲁迅邀请担任新兴木刻讲座的讲师等,非常投缘。同年,内山嘉吉与完造的养女松藻结婚后回到日本。1935年,内山嘉吉夫妇在东京世田谷区开设了中国专门书店,这是东京内山书店的开始,书店于1937年搬到神田一桥地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战败;9月23日,上海内山书店被查封。内山完造于1947年回到日本,成为东京内山书店顾问,并从事日中文化交流活动。1950年,内山完造在东京参加筹建日中友好协会, 1953年、1956年两度访问北京。1959年9月,内山完造应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之邀前往北京参加国庆观礼,突发脑溢血去世。

  1968年,东京内山书店迁址到现在的神保町铃兰街,造了新楼,气象一新。1974年,内山书店改组为株式会社,第二代店主内山嘉吉出任社长。1978年,内山书店经过改组,嘉吉出任会长,由长男内山篱担任社长至今,即为第三代经营者。1984年,内山嘉吉去世;1985年,高七层的内山书店新大楼落成,内山书店进入发展新时期。

  接受采访的内山深店长告诉记者,第三代内山篱社长生于1945年。他在少年时代亲眼看到大伯父内山完造为日中友好活动奔忙的身影而受到感染,对继承和经营内山书店、通过图书来促进日中理解和友好事业有了自觉意识。内山篱入读东京大学文学部中国文学研究室,1968年毕业后就一直在内山书店工作,对书店的发展贡献良多。

  第三代内山社长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生于1972年。一位叫做内山雄,现从事IT工作,与书店无涉;另一位叫做内山深,毕业于法政大学社会学部,大学期间学习了中国语,1997年赴北京大学留学一年,加深了对中国的了解,也结交了中国的朋友。内山深回日本后进入内山书店工作,目前担任店长,是活跃在第一线的责任者,也是内山家的第四代经营者。内山深对中国毫不陌生,他也使用微信等社交软件,有助于加深与中国的交流。

  神保町的内山书店,一直是中日交流的一处名胜,日常会吸引很多中国朋友到现地观瞻。内山家与上海鲁迅纪念馆、周家的后代也保持联系。今年10月,鲁迅的长孙、周海婴的长子、鲁迅文化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周令飞访问日本,参加东京大学主办的“夏目漱石之孙与鲁迅之孙对话”。活动期间,他在10月23日专门来到内山书店参访,向先辈们致意缅怀。

  内山深告诉记者,神保町地区书肆林立,但百年以上的书店并不多,象内山书店这样的百年老铺不过5、6家;在东京,日本人经营的中国图书专门店更少,只有内山书店、东方书店、亚东书店等几家。2010年以后,内山书店扩大了业务范围,除了中国以外,也介绍并贩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图书和出版物。当然,主力还是放在中国图书上,为了让日本人更好地了解中国,内山书店会一直持续下去。

  据介绍,内山书店日常通过北京的国际图书贸易公司的渠道,进口中国图书,也会与中华书局等出版机构合作。一个月进口40-50种图书,内容涉及语言、教材、政治、经济、历史、文化、文学等。日本的学者、研究者、中国专业的学生购买较多,这一批读者群比较稳定。内山深表示,内山书店虽然是专业书店,但不会局限于专门领域,我们的目标是让更多日本读者通过中文书籍了解中国,喜欢上中国。

  内山书店是一家普通的书店,日常业务,波澜不惊,但内山书店走过百年,有缘成为了解中日关系的一个独特的窗口,却在平凡中见伟大。今年5月25日,上海专门举办了上海内山书店成立百年纪念座谈会,表达了今人对历史的尊重和敬仰。内山深表示:内山书店迎来百年纪念,离不开互惠互利的日中关系,也离不开几代经营者薪火相传的不懈努力。面向下一个百年,如何适应新时代的要求,更好地向日本介绍中国图书、传播中国文化,是我们这一代的任务,责无旁贷。

杨文凯.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杨文凯:花火的季节

上一篇:杨文凯:正在逐渐消逝的日本“当铺”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