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杨文凯:东京马拉松魅力何在?

  (2016)第十届東京马拉松大赛,2月28日圆满落下帷幕。创办于2007年的东京马拉松,是“世界马拉松大满贯”(WMM)六大赛事之一,也是亚洲最好的、最成功的马拉松赛事。日本人喜爱马拉松,与其崇尚坚韧毅力、做事锲而不舍、愿为失败的努力者喝彩等民族性有关。在拥有深厚的马拉松比赛传统和民间土壤的日本,东京马拉松作为国际顶级赛事之一,历经十年磨练,已经由单纯的体育赛事发展为一场炽热的社会活动、形成了完善的体育产业链、孕育出时尚的亚文化潮流和健康的生活模式——这就是东京马拉松的真实力量。

  一年一度的东京马拉松大赛,始于2007年2月,却不是平地起高楼、一蹴而就的。早在1981年,东京曾在一个月内举办过“东京国际马拉松”和“东京—纽约国际友谊马拉松”。由于一座城市无法在一个月内承受两场马拉松的压力,从1982年开始将两场比赛隔年交叉举办,为后来的东京马拉松登场打下了基础。2007年,两项赛事合并,“东马”应运而生。首届东京马拉松有25000人参与,2012年后一直维持在35000人左右。

  国际田径联合会于2006年设立了大满贯联赛,一开始包括伦敦、柏林、波士顿、芝加哥、纽约五个城市,2013年东京加入,使之成为横跨亚洲、欧洲、美洲六个都市的顶级赛事。参加“世界马拉松大满贯”六个城市的赛事、跑完六个全程、收获六块奖牌,已经成为全球跑者的毕生向往和期待完成的人生目标。目前,六大满贯全部完赛的选手,全世界仅有589人。在六大联赛中,拥有良好的赛事组织、热情的沿途观众、优秀的赛道服务和补给、以及高水平赛后服务的“东马”特色明显,一跃而为世界上赛事最安全、体验最完美、最能吸引国外跑者参与的马拉松比赛。

  第十届东京马拉松,从2015年8月1日开始接受报名,海外报名费12800円,采用抽签形式,参赛中签概率达到11.3倍。2月28日,东京中心城区晴空万里。比赛分为全程跑和10公里跑,其中全程跑参赛者36172人,最终34714人跑完全程,完走率达到96%。参加比赛的男性跑者占77.5%,女性占22.5%,外国人跑者6443人,占18%。大赛动员了4500名警察和6000名民间警备引导员等在赛道及沿途执行警戒。约一万名志愿者,支撑着大赛运营,许多能使用多国语言的志愿者活跃在现场,以日本特有的“待客之心”推高了比赛气氛。

  日本是一个马拉松大国,在“东马”诞生前,全国各地如北海道、茨城、那霸、指宿、长野等地都举办了参加者超过一万人的全程马拉松大赛,不过那些都是“郊外型”赛事,纯以比赛为主。直到东京马拉松诞生并不断获得成功,才催生了“都市型”马拉松的崛起。现在,不断扩大社会参与的都市马拉松在日本风起云涌,遍地开花。大阪、名古屋、福冈、神户、京都,以及北九州、熊本、姬路、奈良、横滨、金泽等城市都设立了全程马拉松比赛,参赛者多则数万,少则一万,可见。东京马拉松的成功绝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而是建立在厚实的社会基础之上。

  公益财团法人日本生产性本部出版的《休闲运动白皮书》指出,都市型运动成功激发起越来越多拥有健康志向的市民的参与感,都市型马拉松快速增加,国内的长跑爱好者与日俱增。据统计,在东京马拉松开始的2007年,全国参与慢跑与马拉松的总人口为2280万。受到一年一次“东马”热潮的刺激,2008年增至2550万人,2009年增至2810万人,此后一直维持在2500万人左右。2013年以后,日本的体育人口出现下降趋势,马拉松人口也逐年下滑,概莫能外。

  每年2月,沸腾的东京马拉松是一场比赛,更是一场社会参与和国际化体验的盛典。东京是传统与新潮融合无间的巨型都市,“东马”每年吸引30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跑者参赛,让东京的魅力得到认知和传播,在国际上获得高度评价。2020年东京奥运会申办成功,东京马拉松是不可或缺的标志之一。

  东京马拉松曾设有“公务员跑者”和“无职跑者”,成为一时话题。东京马拉松还专设了“公益慈善跑者”,以吸收善款的方式为希望“通过体育来实现社会贡献”的社会机构、企业和个人提供了可能性。6年前,“东马”开始设立“公益慈善跑者”门类,捐献门槛是10万日元,以先行捐献者3000人为限,今年首次达成了满员捐献。“东马”的慈善捐款,每年都用于支援东日本大地震的受灾地和难病患者,类似的做法也在大阪马拉松得到推广发扬。不过,“东马”组委会通过横向比较认为,同为WMM赛事的伦敦马拉松,约一半的参赛者都是公益慈善跑者,每次汇集义款高达100亿日元,这显示“东马”的慈善捐款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每年的东京马拉松,都伴随着长达7小时的城市交通管制。之所以没有出现大的混乱,超过一万人的志愿者功不可没。近年来,东京马拉松财团募集志愿者,往往几天时间就满员了,显示社群参与度极高。大型体育赛事的完满成功,离不开参赛、观赛、支持比赛三股力量的协作配合。“东马”的社会认知度越来越高,热心的志愿者和义工也在参与过程中得到了承认和满足。东京马拉松财团表示,每年都会发现一批颇具现场管理能力的志愿者,通过进一步研修和培养,让他们在第二年以后的大会中发挥主导作用。日本人愿意舍弃个人而注重团体的民族性,在马拉松这样大规模、大空间的赛事运营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完美的志愿者服务充斥在各个环节,起到了不可少的润滑剂作用。据说,2020年东京奥运会需要8万名有经验的赛事志愿者,“东马”的经验值得借鉴,也为奥运会的社会性支援积累了力量,提供了后备军。

  尽管如此,东京马拉松却不是纯粹的志愿者活动,而是一项运营精密的成熟赛事,其波及的经济效果已经超过300亿日元。“东马”拉动经济的能力不断增强,自身也越来越兴旺,早早进入了良性循环。据尚美学院大学综合政策学部运动管理研究会的研究统计:第十届东京马拉松比赛当天,吸引了109万2000名观众沿途声援,再加上各种关联活动,总计有157万观众参与到东京马拉松。

  通过精密计算可知:首先是参赛者消费,整体交通费约为3亿3000万日元(下同),住宿餐饮费用为4亿4300万,参赛费为3亿4400万,外国人参加者的消费额达8亿8500万,马拉松用品的购置费用达7亿9900万;其次是观战者整体消费,约达38亿6600万;其三是大会运营支出,志愿者消费额4200万,大会总事业费为25亿8100万,关联活动费用为2亿6200万,其中知名选手邀请费约1亿,奖金支出约4000万,东京都为大会提供了1亿4800万日元的助成金;其四是媒体报道的关联消费,约为1亿400万。直接消费额总计为95亿2100万日元,生产波及效果为206亿400万日元,整体经济波及效果达301亿2500万日元。一场东京马拉松,增加雇佣965人,税收高达6亿8700万日元。

  可见,东京马拉松对于社会、财团、个人来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多赢事业,在国际影响、社会效果、经济收益各方面都收获了慢慢的正能量。“东马”的口号一直是“The Day We Unite”,今年的口号改为“Run as One”,明年还将持续。一场马拉松,让一座城市跃动起来,让千万人融入挑战的洪流。东京马拉松提供了爱阳光、爱自由、爱健康、爱生活的绝佳舞台,也向世界展现了完美姿态。

杨文凯.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杨文凯:正在逐渐消逝的日本“当铺”

上一篇:杨文凯:草思堂前一剪梅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