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邓星:醉醺醺尚寻芳酒

  喝酒也有酒品,虽然说‘酒高人胆大’,经常有喝高了便乱说话吵架甚至打架闹事的情况出现,但那些多数是自身人品中就有的,只不过平时压抑着不显露,一旦有了酒精垫底,便籍此表现出来。

  真会喝的,一般喝多也不变色,也不影响旁人,懂得静静感受自己心里那种由酒引发的狂风巨澜。神奇的酒精会放大原来的情绪,却不会无中生有,它会忠实地表现“心中有佛所见皆佛,心中有屎所见皆屎”的意思。

  如著名剧作家莎士比亚就经常边喝啤酒边写剧本,莎翁戏剧的正确打开方式应该是在环形剧场烛光下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观看。19世纪名作家查尔斯·狄更斯的诸多作品中,酒吧也是一道显著的风景。著名小说《1984》和《动物农场》的作者乔治·奥维尔在自传体《巴黎伦敦落魄记》里描绘了他在伦敦流浪生活里依然必不可少的酒吧和廉价艾尔酒。

  据说历来酒吧墨守三条不成文规则,各处客人来喝一杯尽兴的地方,此时大家不论政治不谈宗教不分人种。还有,也不谈棒球。这“不谈棒球”,不知是原有还是日本人追加上去的,因为他们多数酷爱棒球,看的人比打的人要激动得多,而各人支持的球队不同,一谈此话题,太容易引起争论。

  至于世界政治国际纠纷,也大可以放在适合的地方去谈,不必在酒后做无谓的高谈阔论而打口舌之战。

  现代酒吧(Bar),与夜店(Club )不同,像英国的很多叫(Pub)的老酒吧,就是(public house )的简称,如法国的咖啡馆,中国、埃及的茶馆一样,是被贫民百姓所承认的公共机构。酒吧不仅仅是卖酒和喝酒的店铺,其功能是社会性的——像教堂一样,酒吧往往是一个社区的中心,在欧洲,甚至是标志性建筑。

  一个够格的酒保,除了会调酒和具有酒类的常识之外,也应该是一个耐心听人倾诉的对象,只接受而不传言,是可以让人放心信任的。

  日本人在周末或假日里,很多人也都喜欢喝一杯,并且要是可能,就连着几家喝下去,最后摇摇晃晃赶上末班地铁回家。其实换与不换关系不大,不过渐渐也有点明白,换一个环境再继续,是为走那个过程,像换景一般,在其中得到满足。

  有醉意之后还在一家家继续,开个玩笑,那是心里渴望兴风作浪的意思。因为酒后会释放情绪,可以刻意地“人来疯”一下,即使不是伟大的作家诗人,尝到那种感觉,也是人人都喜欢的。

  大诗人李白爱酒,世人皆知,酒中有乐,酒中有趣,酒中有天地。饮酒世人皆能,但能喝得如此潇洒,如此豪放,自古至今未有几人。

  李白是酒仙,杜甫曾说:“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世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这标准似乎太高不可攀了,不过既然有这些先例,小试一试也无妨。

  “五花马,千金裘,呼尔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好不容易等来一年中才几天的晴朗秋日,红叶、白云、金色阳光、日渐拉长的夜色,不禁牵带出对酒的奢望。

  世事本来就没有永远,任何快乐都是过程。

邓星.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邓星:老寿星吃砒霜

上一篇:邓星:星月风情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