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龍昇:笔冢在日本

  冢,与坟墓意同,也有不同之处,先人有多种解释和辨别方式。冢下埋葬着有名有姓的死者,也有的是埋葬着故人的衣冠、有的是埋葬着一些同行人同事件人及无葬主之人、还有的冢内埋葬着的是并非人类的动植物及物品,比如衣冠冢、义冢、花冢、笔冢等。早年去过香山碧云寺,那里有孙中山衣冠冢。少年时住北京城南,常去陶然亭玩耍,在那里见到过赛金花墓碑、高君宇和石评梅的墓、香冢、鹦鹉冢。香冢曾被认为是香妃冢,又被史证而推翻,后被推定曾埋葬妓、妾、花或诗文笔墨。国内有同一地方埋葬多人的义冢,国外会见到许多地方的华人公墓叫中华义冢。王羲之七世孙、隋代僧智永善书法,他将数十年用秃的毛笔,置于瓮中埋葬于土,立碑名“退筆塚”,是为笔冢滥觞。


  中唐李綮的《唐国史补》中记有“长沙僧怀素好草书,自得草圣三味,弃笔堆积,埋于山下,号曰笔冢。”当代画家张大千在大陆故居、台湾居所和在巴西、美国的旅居处,均留有笔冢。近年的书法大家刘炳森更搜集了许多位书法家的废旧毛笔,在他的故乡武清县的御碑苑内建立了笔冢。所有这些,都表现了书家、画家、文人对毛笔的情有独钟、爱之有加、惜之如命、敬之如神。


  日本也有很独特的建冢习惯,日本冢有的是为有名有姓的人立的冢,有的是为名人的业绩和足迹立的冢,比如日本许多地方都有的芭蕉冢,实际是刻有日本“俳圣”松尾芭蕉的俳句的大石头。也有的是无名无姓的死于战场的己方敌方战士的冢,比如首冢、胴冢、蒙古冢。有宗教信仰的经冢里埋的是经书,表示距离境界的一里冢、三里冢……还有五花八门的貝冢、鲤冢、鲸冢、犬冢、猫冢、鸡冢、鬼冢……还有表示对吃过的食物使用过的工具用具怀恩感谢的饭冢、糠冢、糟冢、庖丁(厨刀)冢、针冢、车冢、舟冢……其中就有笔冢。


21.jpg

(太宰府天满宫笔冢)


  日本的的天满宫和天神社是祭祀菅原道真的神社,也是立笔冢较多的地方。菅原道真(845年—903年),是日本平安时代的大学者、汉诗人,也是政治家,他曾任右大臣,后因受左大臣谗言,被贬职担任九州大宰府权帅并卒于任上,葬于今福冈县太宰府市天满宫。他死后被人们奉为天满天神、学问之神、书道之神,在书法一面,菅原道真还和空海、小野道风并称“书之三圣”。家住福冈,得近之便常去太宰府天满宫,可见在其本殿右后侧古楠树下立一笔冢,刻有繁体字“笔冢”二字的一人多高的石碑上面,横置一支一人长的石雕大毛笔,冢旁说明板上书有“菅公列书道三圣而被尊崇,被尊为书道之神而信仰,笔冢是心怀感谢、收纳自己使用过的笔的地方。”太宰府天满宫每年9月9日举行“笔冢祭”,即日先由8月1日至3日举行的“秋季挥毫大会”的受赏者和学校各学年的特选受赏者们,在本殿挥毫写字,然后将使用过的毛笔放在笔冢前的祭坛上举行祭礼,祈愿书法上乘,最后将毛笔焚烧,彼时不是受赏者的你我他也可将自己的旧笔放在一起焚烧,表示纳入笔冢之中。


  京都市北野天满宫、山口县防府天满宫或京都府长岡天满宫,与太宰府天满宫并称日本“三天神”,它们的宫苑内也均立有笔冢,前两者是刻有“笔冢” 二字的大石碑,长岡天满宫的则是一支竖立着的石制大毛笔,那些天满宫都有指定日期的“笔冢祭”,届时举行仪式,写字、供旧笔、焚文稿。菅原道真左迁途中曾遇舟船之险,乡人曾用缆绳盘成圆型的座椅来迎接它,那圆座称为“纲敷”,后来在菅原道真从京都到福冈太宰府一路经过的地方,建了许多纲敷天满宫或纲敷天满神社,其中,今日四国岛爱媛县今治市樱井的纲敷天满神社内的笔冢,是一只竖立着的有二人高的石制硕大毛笔,它的锋颖更是硕大,犹如燃烧的火炬,令人联想是毛笔点燃了文化。


  22.jpg

(长府天满宫笔冢)


  神奈川县镰仓市有座荏柄天神社,神社里有块天然形态的圆石,正面刻着一个扛着笔的河童(传说中的、奇怪的、为儿童喜爱的两栖动物),背面是作家川端康成挥毫书写的“河童笔冢”, 它建于1971 年,石下奉纳着有代表作《河童天国》的漫画家清水崑的绘笔。“河童笔冢”后面,立有一座高三米直径一米的青铜制的大毛笔,它是由以继承清水崑遗志的横山隆一等154位漫画家,于1989年建立的“绘笔冢”。 荏柄天神社每年1月会举行“笔供养祭”,届时会将参拜者中的书道家与和歌爱好者带来的旧毛笔、旧铅笔供奉并焚烧。10月初,荏柄天神社会举办“笔冢祭”,届时参加追悼清水崑的漫画家们会在“绘笔冢”前使用旧笔写字并一起焚烧。


  太宰府天满宫的笔冢为近世所立,不见得是真的埋有菅原道真使用过的毛笔,它是一种对毛笔尊重、感谢的象征。无从考证哪座笔冢是日本最早的,但能从“笔子冢”看出日本笔冢兴起的时代。日本江户时代或称德川时代(1603——1867年),除了幕府和各藩的学问所外,还出现了许多民间教育设施,叫做“寺子屋”,在那里识字读书和学习初级算数的庶民子弟叫做“笔子”,恩师过世,笔子们会集资为其立冢,那些冢不见得是埋葬着恩师遗体,但有个共同特点是它们的碑石都形如毛笔之锋颖。日本注解笔子冢时,总会提及笔冢。


  除了天满宫和天满神社,日本还有其它神社里有笔冢,还有许多佛教寺庙里立有笔冢。日本的山中有寺庙,更多的寺庙在城市闹市间,寺庙内多有墓地,人们见之并无阴森恐惧之感,笔冢立于寺庙或寺庙的墓地内很是自然。《源氏物语》是千年前日本女作家紫式部写的长篇小说,是世界上最早的长篇写实小说。今日京都御园东侧的不大却古老的庐山寺,曾是紫式部的宅邸,也是《源氏物语》的执笔处,那里有紫式部歌碑,还有一座日本画家池田遥邨(1895—1988年)的笔冢。爱媛县松山市的正宗寺内,立有近代俳人、小说家高浜虚子的笔冢,更有他的师长——俳人、歌人、国语学研究家正冈子规“子规理发塔”,有年龄更高的武士出身的俳人内藤鸣雪的“鸣雪先生髭塔”,后两塔实际是碑更是冢,埋葬着头发和胡子。


23.jpg  

(东京净闲寺荷风笔冢)


  东京荒川区南千住有座净闲寺,临近浅草,寺内曾葬有江户时代从位于浅草的吉原娼街抛弃而来的“逰女”尸体两万具,可谓乱葬岗子,1855年又葬进横死于一场大地震中的“逰女”五百名。1929年,净闲寺内建起“新吉原总灵塔”来供养那些悲惨亡灵。在这样的一个寺庙的墓地中,还有一长幅荷风诗碑和一座造型别致的荷风笔冢。荷风指永井荷风,是日本近代伟大作家,著作很多,广为人知的是1937年写的《墨东绮谭》。永井荷风曾与吉原逰女相交相爱,曾多次随逰女到过净闲寺,《墨东绮谭》描述的是作家大江匡和逰女雪子从露水情缘到别离的故事,而作家大江匡的原型正是永井荷风。永井荷风卒于1959年,他曾有遗愿要将自己葬于净闲寺,但终因那里于“文化勋章”获得者名声不合适而未果,最后于1963年在“新吉原总灵塔”对面建了荷风诗碑和荷风笔冢。荷风的笔冢,是块八角形的瑞典产花岗石,赭红色,两尺来高,顶部呈折叠的纸型,下埋永井荷风的两颗牙齿和他生前爱用的平安堂制笔社的“小笔”一支。


  有一个以札幌市为中心、遍布北海道,也进出到本州岛的学习塾“练成会”,他们于2004年,在东京有名的增上寺内,建起了一座白石基白石柱围拢的黑石笔冢,此冢落落大方,在“笔冢”刻字之上,还刻有“心与创造”字样,笔冢背后碑文最后之句是“今日,怀着感谢之心,将学习工具奉纳于此。孩子们,努力学习,现在正当时。”东京都足立区本木西町有座寺院吉祥院,寺院的墓地内有座2006年建立的笔冢,为拥有劲草学舍等三间学习塾的理事长所建,它可分三层,最上层是刻有“笔冢”二字的石碑和碑上横卧的大毛笔一支、大铅笔一支,中间的台座上横置一支大钢笔和石制的“卷纸”,卷纸上记述着理事长对私塾教育的感想和感谢,台下是个石柜,上留空口,每年祭礼后学生们会将用过的旧笔投进去。


24.jpg

 (东京增上寺笔冢)


  毛笔生于中国,笔冢始建于中国,日本笔冢源自中国。笔冢在日本,从祭祀毛笔增加到铅笔、钢笔,表示感谢、成为信仰,在电视、电脑、智能手机发达的今日,强调着笔之存在的意义,将锋颖从习字、书法、绘画,伸向了更广泛的文学、文化和教育。


longshen2.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龍昇:小道小径

上一篇:石港:疲软之后以过度解析来实现坚挺——关于《让子弹飞》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