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石港:流水依旧 落花渐远

  下雨了。

  我想,有一天,当我整理我所写过的文字时,有一类文字,70%、80%都将是以“下雨了”开的头。

  以至于我担心,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记忆,而我找到的恰好都是这一类文字,那么,我多半会认为,我生活的地方一年365天都处于雨季之中或者我是一个一下雨就开始发骚的老男人,而鉴于地球上没有这样的一块地方和我对自己的智商的不自信,失去记忆的我也许会质疑自己是否真的是一个地球生物。

  很久没有写字了。这违背了我曾经的承诺:无论如何,每天都要敲些字出来。好在,承诺不仅是拿来遵守的,也是拿来违反的,这是一个充满二律背反定理的世界。

  一如我从不相信所谓巧合,我深信一切皆是命中注定

  夜,有风,月黯,有雨,中秋近,似极了十一年前的那个夜

  促使我今夜必须逼着自己敲打一些文字做记,今夜也应该是冥冥注定的流感袭来,思不由人,随性涂鸦吧

  不写字的时候,其实准确说的话应该说我根本没时间写字,尽管我真的很想写,但因为我每天都在忙。忙吃吃喝喝、忙工作休息、忙读书上网、忙胡吹乱侃。忙着看电视搞笑,忙着分析国际形势以及太空生命,忙着推演2012到底是真是假,忙等等不重要但却占据我生命大多时间的事情。

  每次,当别人问我,最近在忙些什么时,我总是说:“瞎忙”。这是两个不负责任的字,因为除了这两个字,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些什么,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也是两个非常负责的字,因为除了这两个字,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字更能表达我目前的状况。

  目前,我,漫无目的。目前,我,游荡无归。生活,似乎是被我搁浅在了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我像奔跑在森林中的麋鹿,在晨雾之中迷失了自己。

  今天,一个认识了一些日子的女孩子问我:“你觉得生活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我没有回答她。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思考和回答这种问题。除非,我想把自己弄抑郁。

  我的沉默并没有打击她,她继续在我的身边自说自话,说每个人在一生当中至少会考虑一次、迷茫一阵、伤感一会的问题。我不想打断她,也不想告诉她,这些问题存在的价值就是被拿来问的,而不是拿来思考和回答的。当然,哲学家和具备哲学喜好的人除外。

  在她自得其乐的自言自语中,我忽然想起了自己追思这些问题的年岁,想起了一个与等候、相守有关的约定,还有那个已经杳无音讯的女孩。

  那个古城环绕的城市,我离开它已经有十年。那个城市的记忆,如今已经越来越淡。发生在那个城市里的爱情也在无疾而终之后,渐渐沉入到了我记忆的遗忘区。哪里竖着雷区的标志,我从不踏入。只是,在樱花盛开的时节里,婉转飘逸的花瓣会悄然略过雷区的封锁线,扣醒我的记忆,让我想起那个城市某个巷道口的一株玉兰树。

  十年了,那株昔日尚且不能开花的树如今已经开花了,那个曾经在树下牵着我的女孩则被另一份爱情牵走了。如今,我还能记起那个春暖乍寒的时节,清冷的空气,灰茫的天空。也能记起那个古旧的巷道,青灰的石砖,沉寂的宅院。还有我们彼此的承诺,承诺在未来的岁月里,某一天,我们一起回来看玉兰花开。然而,我却记不起了你,记不起你的样子,记不起你的声音。

  我知道,在周而复始的拆迁翻盖中,那个城市的古旧已经不见了踪影,也许连那株玉兰树也早已消失在了城市翻新的过程中。我知道,无论如何变化,那个城市的天空依然,那个城市的春寒依然,我记忆中的那株树也依然,依然生长休憩,依然繁茂凋敝,依然花开花落。我只是不知道,你是否会像我一样,在举指间的岁月里,偶尔也会回望我们曾有的约定。

  你曾说,爱是缘,不爱也是缘;相见是缘,分离也是缘。缘散缘聚,缘如镜花。生活是一连串的偶然和必然,我们在偶然之间相见,在必然之后分离。然后,在今天,一个女孩子的偶然发问,引燃了我昔日的记忆,让我必然的想起了那株沉在记忆中的玉兰树。

  据说,人生大致就是这样,在一步步的走过岁月之后,慢慢读懂生命的偶然和必然,读懂每一个偶然都酝酿着一个必然。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读懂了我们相逢以来的每一次偶然,却始终读不懂我们分离的必然隐匿在那一次的偶然之中。

  流水依然,落花渐远,我们奔赴约定的时间也早已渐渐远去了。。。。。。


石港.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石港:疲软之后以过度解析来实现坚挺——关于《让子弹飞》

上一篇:石港:蓝风筝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