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石港:“抢盐”的傻会一直持续下去

  清晨,公路上的车辆带着人们奔向各个角落。突然,汽车开始减速,车流慢了下来,并且越来越慢。然后,堵了。造成堵塞的起因是,前方另一侧道路发生了交通事故,每个经过的司机都想看一眼车祸现场,这一眼只需要10秒,但每个司机的10秒观看需求,层层叠加,整条道路的车流速度就被堵住了。这就是美国经济学家谢林(Scheling)在《微观动机与宏观行为》中描述的现象。

  这样的现象非常多:球场上,数个观众为了看得更清楚而站起来观看比赛,结果全场观众都站了起来,谁都无法观看比赛;股市里,数个股民抛售股票,结果全体股民集体抛售,大盘大跌;堵车时,一个司机按响喇叭,结果所有司机都按响喇叭,谁听了都想揍人。

  人们的行为通常是对周围环境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又构成了其他人的环境,决定其他人的反应。所以,一件事对群体行为的影响,就像一个石子扔进水里,漾起一圈圈的水波,水波的大小远远超过石子的大小。你可以称其为“蝴蝶效应”,也可以称其为“羊群心理”,还可以称其为“集体无意识”。无论是什么,它只是告诉你,个人和他们所处的环境之间存在互动关系。简而曰之——人塑造环境,环境塑造人。3月16日,发生在中国的“抢盐”就是这种互动关系的体现。

  抢盐的基本动因有两个:一是传言吃碘盐可以防辐射,二是谣传核泄漏污染了海盐。这两个谣言是扔进平静湖水里的第一颗石子,它荡漾起第一轮水波,基于保命的动机,一批人宁可信其有,开始了大量购盐的行为,并将这种信息传递给亲戚、朋友和同事。这样,就有了第二轮水波和第二批抢盐者,他(她)们是扔进平静湖水里的第二颗石子。

  前两颗石子,无论数量多少,当其聚集起来,走进一家超市,开始大量购买食盐时,在超市顾客的眼中,他(她)们都意味着“大多数”。单独个体观看 “大多数”人的行为,极易产生跟随、模仿心理,这是人类长期演化过程中形成的安全策略——意外情况下,追随大流,安全系数会高一点点。于是,就有了扔进平静湖水里的第三颗石子。

  第三颗石子会一边购物,一边打电话给亲戚、朋友和同事。需要感谢现代通讯技术,它毫无疑问地将信息的传播速度进行了几何级数的提升。因为,接到消息的人,无论他(她)们是否购买,是否相信,他(她)们都会将消息传播出去,而人们在传播消息时,为了抓住他人的听力,通常会对消息进行文学色彩的修饰,平静的湖水里被扔进了第四颗石子。

  四颗石子所激励起来的购买行为,刺激消费者,更刺激商家和投机心理。商家参加到购货大军里,并提高价格,牟取暴利。投机者则把握时机,抢购食盐,博取利益。这些行为,直接撬动了市场的价格杠杆。虽然,常规来说,价格上升,需求会下降。然而,基于未来食盐供给会严重短缺的预期,价格上升反而会刺激需求。因为,价格上升意味着供给不足,它应和了消费者的预期。

  到此时,石子不再是一颗一颗的被扔进湖水,而是暴雨如注般的涌进湖水。湖水不是漾起水波,而是被彻底填平和消失了。所以,一天之内,中国几大城市的食盐,也从市场中消失了。

  “抢盐”发生之后,关于中国人素质差的声音再度响起来。然而,根据新闻所说,美国居民虽然没有抢盐,但他们抢碘化钾。抢碘化钾——抢盐。如果一定要对这两类行为做出差异评价,只能说,中国人抢购行为的科学素养有待提高。

  抢购不是什么陌生、离奇现象。任何事件,只要它能增加未来的不确定,它就能引发抢购潮。2005年,禽流感警报响起,世界各国出现抢购和囤积流感药品。2009年,面对甲流,各国纷纷抢购疫苗导致价格上涨。2010年,受欧洲债务危机拖累,欧洲民众抢购黄金,导致欧洲各国央行几乎全部停止出售黄金。3月11号的地震,在日本同样引发了一些大城市的抢购行为。……。

  抢购,不是中国人特有的行为,是极为普遍的人类行为,是人们应对不确定性增大的适应性反应。

  然而,这种适应性反应存在“度”的问题,也存在“可控”问题。如果认为,既然是适应性反应,那么就可以不加控制,也无法控制。那么,这种行为势必会在危机发生时,酿成大祸,降低每一个人的生存概率。

  设想一个极端情况,一群人在电影院看电影,电影院突然失火,出口只有一个。这群人有两种方式离开影院:一是排队离开;二是蜂拥而出。如果人数少,选择上述两种方式中的任何一种,可能都不会存在差别。但,如果人数多,排队离开的存活概率肯定远大于蜂拥而出。这是一个人人皆知的道理。然而,现实中,人们很少选择排队离开。因为,排队离开只能保证存活人数最大,却不能保证每个人都活下来,越往后排,死亡的概率就越高。没人愿意死去,也就没人愿意排在后面,都想排在前面,就意味着蜂拥而出,造成出口拥堵,结果本可以逃生的人也被烧死。

  一个朋友的家乡,曾在他幼年时期发生过这样的一起火灾。斯时,部分看电影的人是自带坐具,有一个人带的是横条凳。大火燃起,这个人带着横条凳往外挤,凳子挡住了门,也挡住了他自己和后面人的生路。可以设想,只要人群后退,让他将凳子换个方向,……。也可以设想,如果人们选择排队而出,……。然而,这只是设想。

  解决这种危机状况下的集体非理性,有两种方式可以选择:

  其一,在危机发生的当时,能出现一位领袖人物,号令大家保持秩序,增大每个人活下去的概率。基于人心幽微,这样的人物不仅要有魄力,还要具备自我牺牲精神——在所有人离开之前,他(她)不能离开灾难现场。否则,没人会听他(她)的。魄力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素养,自我牺牲,就更加是了。

  其二,就是日本所采取的方式——在平时,不断加强危机时期保持秩序的意识和认知训练,让每个人不仅认识到,危机时刻,唯有保持秩序才能增大活命机会,并让这种认识成为共识和行为惯性,甚至进化为一种本能反应。

  日本是一个地震多发国,并且国土资源稀缺,导致日本国民具有深刻的危机意识。在长期的经验积累中,日本国民深刻地认识到,较之和平时期,秩序在危机时刻更有价值。他们从孩子时期就接受这种训练。地震发生时,带好色彩鲜亮的帽子——节约自己被找到的时间,排队离开——确保自己活下去的概率,听从指挥——避免人为慌乱导致更大损失。

  在教导孩子如何应对地震时,教师们甚至会要求孩子要用左臂抱住右臂,它是一种控制情绪的方式,也是为了控制走速、避免撞人,从而控制住人为意外所可能引致的恐慌。可以设想,灾难降临,无心的碰撞会加剧一个人的惊惶,而一个人的惊惶则会导致一群人的惊惶,最终导致石子暴雨如注的倾倒在湖水里,湖水消失。

  当然,在这一训练中,最为关键的是——信任。只是每个人信任秩序的作用是没用的。每个人还需相信他人会遵守秩序,相信合作会被大部分人自主选择,会被小部分人跟随选择。没有这样的愿景意识,只要有一个人设想“我排队,别人不排队,……”。秩序就会被破坏。这样的社会信任培养绝非朝夕之功,却可在朝夕之间被破坏。日本,显然成功地建立了这样的社会信任机制。

  基于这种对“灾难——秩序——生存——信任”关系的认识,日本才有了今天3.11大地震时,让世界惊叹的民族素养。

  回到中国,虽然它也饱经灾祸。然而,不知道是没有时间,还是混不在意,还是体制约束,中国人除了总结出“落后就要挨打”这个经验以外,似乎并没有总结过其他灾难的经验。而近30年的改革历程,基于两个主要约束,“占先机”成了国人行为选择的最优方案。这两个约束是:一、“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原则;二,制度滋养腐败,腐败败坏制度。前者,决定了改革就像一场全民搭车,搭上了最后一批福利房、最后一批硕士资格、炒房的最佳时机、……,就可以博得额外利益;后者,决定了中国依旧是权力配置资源。这种配置模式最容易激励 “占先机”,所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所以,当一个人比其他人有限获得某些信息,比如,碘盐有助于防辐射,这个人的最佳使用方式就是——利用信息优势,抢购食盐。

  除了上述两类社会环境约束。当前,中国社会陷于信任危机也是一个促发抢盐的因素。抢盐潮四处蔓延时,很多人都在网上进行着辟谣和常识宣传,然而,它们并没有阻止住“宁可信其有”的心理。信任危机,是潜伏在中国社会的一枚核弹。

  抢购是一种适应性反应。然而,夸大危机的抢购则是“占先机”意识、缺乏危机训练和信任体系薄弱所导致的群体无意识行为。中国的这次抢盐可以划为此列。当然,美国抢碘化钾也是如此。然而,美国人的行为是什么,和中国人有什么关系呢?这世界上,有人和自己一样傻,是证明自己不傻的证据,还是自己可以继续傻下去的理由?

  当然,当前对抢盐还存在如下解释——全国各地抢盐风潮的幕后是浙江游资的疯狂掠金,浙江游资在周二、周三在股市大量买入002053云南盐化等盐业股票,雇佣老百姓涌入超市抢购碘盐,再通过网络散布谣言,第二天庄家将云南盐化等股票拉至涨停板从容出货,从而达到以小搏大的掠金目的。

  阴谋论,一向是人们的最爱。同时,即使是真的,又如何呢?不过是证明了“抢盐”确实很傻。不过,这种傻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我们学会理性,至到有一天环境允许我们独立思考,或者,我们能像日本那样,学会“吃一堑,长十智”,而不是“吃十堑,长一智”。

石港.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石港:蓝风筝

上一篇:雪非雪:妙子的手制明信片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