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雪非雪:天长话多

  夏季有个大好处,就是昼长。早晚两头都延长出一大块,差不多有冬天的两天那么抗消费耐虚度,可以悠着过懒着过。手头有点什么家务事,早上拖到中午,中午拖到下午,太阳还是老高,今天早着呢,不急。

  到了5点多,才把昨天就计划要洗的一堆大片布单投入洗衣机,开转。那边呜呜呜响着,还觉得自己特勤勉似的哼出一溜小调。工作的是机器,人美得什么劲儿呢?

  今天的风,把风铃都给刮哑了。昨天那风情不掩的叮——咚——叮——咚——,今儿全给挤到了一个扫地搓子里一般,唱不出来了还挣扎着嘶喊,乱七八糟没点没调地听着很是不雅。

  阳台上晾单子时,大白布单被风鼓成船帆,一不小心叫我钻进了帐篷。连抓带搂地收住,哄着按着算是搭在衣杆上。拿过旁边的塑料衣夹,要把单子夹在上面,手一捏,夹子咔——这脆响,乐器啊。回手丢进垃圾箱,再拿另一个同样的过来。正想着别是再来一声,一捏,咔——就来了。这衣夹商量好了同时寿终正寝,节烈,够绝。手按着单子,看一眼那咔完的衣夹,褪色中的淡粉塑料夹,早已光泽全无。见1.5公分宽的夹身侧面,用签名笔写着本府姓氏。一下子又把丢到垃圾箱的另一个抓出来看,也有签名。不得了,本人居然是一尊这么优秀的勤俭治家主妇,这夹子也真是贞执可敬,居然如此鞠躬尽瘁从一而终。

  小孩上幼儿园的时候,凡是携带品及所有服饰鞋帽包括内衣,都要求写上名字。文具柜台,要是买成盒的礼品铅笔,也给烫上金色名字。以避免小孩子用同样东西搞混生是非。日本有专用的签名笔,可以写在金属、棉布、图片纸等等物质上面,写在纤维上的字普通洗涤剂怎么洗也洗不掉。孩子上幼儿园,娘儿我也跟着过起了幼儿园生活。每天早打发晚接应,睡前研究老师给带回的幼儿园食谱以及各种图文提示。就是那段不到一年的幼儿园生活,整天这也写名那也写名成了习惯,写得刹不住车了就把衣夹也写上了名。想想看吧,这批写着名字的衣夹夹过的多少衣物都淘汰了,最后还亲自对我咔——声明告别,真乃善夹。

  深情的主妇,对着折了腰身的夹子沉思良久,忽忆起那些曾与衣夹耳鬓厮磨的小衣小裤,小熊小猫小狗小兔子各种图案的软软的香香的那些佑裹我儿成长的物物件件,曾几何时,都已成了照片上的五彩缤纷回忆中的天真烂漫。由此,便将思绪放任开去,斯人斯世,终将有一天也要这样折生而去,不知道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声清脆爽落的咔——之余韵。

  幼儿园的小孩儿大三了,已经开始时不时说说小时候的事享受怀旧的陶醉。时光里走着,有得细碎往事时而得以浮想,也算为人一大造化。

  话归正传。话说这晾衣架旁边挂有一小塑料方筐,内装些绳头铁丝花盆固定钩之类。翻看一看,乐了,里面居然有一包没开封的新衣夹。这人要是英明过头了过后自己都糊涂,早给忘了的东西,此时此刻闪亮登场。新启用的衣夹买来也有不下5年了吧,那是……打住,小破事就不发感慨了。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雪非雪:妙子的手制明信片

上一篇:雪非雪: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