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事儿 / 日本事儿 / 正文

万景路:一所悬命与《石门心学》

  日本人常常用“一生悬命”这个成语来形容努力做事,其实,这个词的原型本为“一所悬命”,它来源于日本中世纪的时候武士们拼死守卫祖先传下来的一方领地之说。有时也用来形容处于万不得已走投无路的背水之地之意。不过,后来的“一所悬命”已逐渐演变成为在一个场所努力工作之意,代表着日本人传统的职业观了。但自从“一所”或有意或无意中被人们错认作“一生”(日语“一所”与“一生”发音近似)后,过去的“一所悬命”就已经演变成豁出命去干什么事儿的“一生悬命”之意了。当然,“一生”只在一个职场工作的原意也尚存。

  日本人就这样呆头呆脑的以“一根筋”的革命精神工作到了德川幕府第八代将军德川吉宗统治的享保时期,“东方红,日之丸升,东瀛出了个‘石田梅岩’”,此君出生于平民家庭,从十二三岁开始,就在京都商家“奉公”(学徒),“一所悬命”到了四十余岁,在升为小掌柜后,辞职在京都开私塾开始传播自己的思想,并创立了《石门心学》。《石门心学》的基本思想其实就是“诸业既修业”五个字。也就是说,干什么工作都和庙里的和尚修炼一样伟大,职业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任何工作都可以承载人生的全部意义。其实,石田本人也是长年过着禁欲生活,它主张节欲与盈利相统一,认为“士农工商”的“职分”都是社会中不可或缺的。他的这一“心学”理论,伴随着他的附以神、儒、佛全方位的宗教性说理,在为士商指明了方向的同时又由于其平民出身身份而得到了农工们的拥护。总而言之,应该说他的理论赢得了在当时等级森严制度下熬煎过来的日本全社会的认可。可以说,是这位商人哲学家彻底改变了儒家以职业论卑贱的传统观念,建立起了适应社会化生产的全新的职业观念,这种职业观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就是在今天,我们在日本人身上,也是处处可见。

  旅居日本,无论是电视上还是生活中,我们时常可以看见腰缠万贯的大富豪或公司社长们那早餐的一碗米饭,一碟咸菜,一碗酱汤,一条小鱼的素朴生活情景,我们也时常看到在日本哪怕是被视为最底层的清洁工、洗碗工们那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工作身影。同样,在方方面面,我们也都在经常感受着日本人的工作态度、职业道德和个人品格修养。这一切,都使得我们在发出了日本人都是“先进工作者”慨叹的同时又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坚持、保护、发扬类似于《石门心学》这样的国学传统的民族底力和“一根筋”精神。

  从“一所悬命”到“一生悬命”来看日本,我们发现《石门心学》使得“一所悬命”或“一生悬命”得到了彻底的发扬光大。在信息时代的今天,国人都在忙着“跳槽”、“享受”的时候,大多数日本人却还都在坚持着“一所悬命”。是日本人的信息发展不如中国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正是有了贯穿古今的《石门心学》之精神,“一所悬命”之深入骨髓之影响,才使得日本人能够任凭世界风雨变换而“我自岿然不动”,才使得日本的公司大都是百年老店,才使得整个日本社会稳如泰山。看看我们急火火的忙着发财,急火火的忙着跳槽,急火火的忙着享受,然后急火火的倒霉倒闭的火烧屁股似的工作态度、生活方式和所带来的恶果,就啥也别说全在酒里了。

  《石门心学》,这颗在日本经过200余年闭关锁国所培育出来的果实,延伸至今已是300余年的坚持。它使得日本人的职业观、道德观得以数百年来如一。相比于日本,我们所受的苦日子虽然长于日本,我们也拥有过更多的道德大家,哲学巨子,但却都没能教会我们把苦日子里磨练出来的功夫变成习惯而代代相传。看来,我们是容易忘记苦日子的,或曰不愿记住苦日子,但终究我们也没大富起来,自谦:还在发展中。

万景路.jpg

不动产广告.jpg

大诚不动产


0

下一篇:龍昇:漫画天国

上一篇:万景路:出云号准航母与一颗螺丝钉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